首页念春归

先后四章 科学技术(二)

笔者:追寻失落的柔情      篇幅:2764

    下今日起,篇幅满一万,够冲新书榜了。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OO~

    ------------

    罗家之女眷们自然能听出这其中的神妙区别,一度个脸色都不甚好看。*ttzw/p>

    慕正善心驰神往向着慕念春,就算碍着罗家之面目处罚了他,随后只会更加怜惜。这么一来,慕元春岂不是无条件的落了河?

    王氏按捺不住,正要说什么,眼角余光忽的瞄到就近的身影,顿时又惊又急的喊了音响:“元春!”

    人们都是一惊,反射性的看了过去。

    孤寂白衣的姑娘在丫鬟的携手下走了过来。

    以此少女年约十三四岁,一张鹅蛋脸,柳眉杏眼,挺鼻樱唇,嘴脸生的极美。他面色苍白行走无力,愈发显得楚楚动人。

    以此纤弱美丽的姑娘,正是慕家长女慕元春。

    慕念春凝望着那个身影,久而久之的往来瞬间涌上心头。日月的间,思潮起伏难以平息。

    以此身影,几乎是他少女时期的噩梦。“温柔懂事宽容又识大体”的慕元春,巧妙的一些线的抢走了他所有的景致和宠爱。

    幼弟失踪,妈妈病死,他被逼入宫......该署事表面和慕元春无关,其实都是慕元春在默默推波助澜。

    前世的他,直到临进宫前的一晚才了解真相。其二晚上,慕元春毫无顾忌的撕开了弄虚作假的高跷,冷笑着将真相一一道来。

    在失败者的前面,胜利者无需再要任何伪装。因为他们两个都很清楚,就算她知道真相也不行了。

    然而,世事难料。目中无人的赢家并未落得好下场。

    他这个失败者在深宫中坚强勇敢的熬了十年的久,一地一地之临近龙椅上那个心机深沉喜怒无常的残酷无情男子,末了和它同归于尽。

    与此同时的那一刻,他的心灵很平静。

    生无可恋,死亦无惧。

    现行,生命从十二岁的这一年重新开始了。他淡然的看着慕元春,衷心无比的宁静。现行的他心理很强大,强有力的可以俯视曾经嫉恨交加的长姐。

    ......

    慕正善心里固有的几分怒气,在观看慕元春的后顿时消失无踪,一面心疼的商谈:“元春,你醒了不在床上可以歇着,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慕元春怯生生的挤出个笑容:“大人,幼女醒来的后,就听见舅母和表嫂们来了,因此才来到了。”

    李氏走上前,严密的攥住慕元春之手,含泪说道:“可怜的元春,映入眼帘现在瘦成什么样子了。”

    慕元春的眼里闪过一针水光,唇边却漾开一抹笑意:“大舅母,大人母亲都待我极好。是否我近年不思茶饭,才消瘦了有的。”

    谈话之中处处维护父亲和继母的面目,只字不提落水一事。

    慕正善心里既感动,又有些愧疚。

    该署年来,它对长女实在多有亏欠。可慕元春毫无怨言,在罗家人眼前更是向着自己说话。它这个当爹的,后一定要多多补偿长女才是。

    王氏握住慕元春之另一只手,闻名着眼眶叹道:“好孩子,真是苦了你了。”若是在慕家真之过的好,怎么会好端端就把推的落了河?

    慕元春微微红了眼圈,却展颜笑道:“二舅母,我过的很好,举重若轻辛苦之。”

    “若是真的好,怎么会落了河?”王氏话是对着慕元春说的,目光却像刀子一般嗖嗖飞到了慕念春之身上。

    慕念春一直低着嘴,这会儿却仰起头来,小巧精致的俏脸上满是泪痕:“都是我之错,不该听大姐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就推的老大姐落了河。什么样的处罚我都甘之如饴。大姐,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日后就算你再说我妈妈出身低微无才无德不配做慕家长媳,我也不会乱发脾气了......”

    慕元春眼底的一针得意陡然凝结。

    慕正善一惊,霍然看向慕元春:“元春,你竟说过那些话!”

    慕元春下意识的否认:“大人,我没有......”

    慕念春抽抽噎噎的掌声又传来了过来:“爷爷,你别怪大姐。大姐自小就没了母亲,在舅家长大。一年前才回了府,和我妈妈感情生疏,局部怨言也是难免的。我这个做妹妹的,没能体谅大姐心里的苦难,还和大姐闹腾。都是我不好......”

    慕正善之眼里浮起一针痛心和愤怒。

    它已经信了这番话。如果不是慕元春辱及张氏,慕念春又怎么会悍然推她落水?

    不仅是慕正善,就连罗家女眷们也都是内心一凉。如果起因是如此,他俩哪还有脸为慕元春撑腰?

    百善孝为先!

    张氏纵然出身再低,也是慕正善之家里,是慕元春之继母。慕元春私下有微词也就罢了,若是诉之于人就是忤逆不孝。慕念春气恼之余推她落水,也算情有可原!

    慕元春生平第一次尝到了百口莫辩的味道,气的差点当场吐血。

    可恶!慕念春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阴险无耻了?

    当下为了激怒慕念春,他确实说了些难听话。可他针对的是慕念春自我,并未扯上张氏。现行这一盆脏水泼了过来,他若是辩白,就得说出事实。

    这么一来,他苦心营造的“知书达理温柔宽厚”的长姐形象岂不是全毁了?更何况,他说过的这些话,重大就不能公开众人的脸说出来......

    这么生生的咽下这人闷气,他实在不甘心。

    “大人,”慕元春眼中含着一些泪花,脸上流露出隐忍的委屈,竟没有辩解:“祠堂里寒气太重了,四妹在此地跪上三角,身体一定吃不消。大人还是免了四妹的处罚吧!”

    这番求情的话,比急急的撇清辩白高明百倍。巧妙的将军众人的鉴别力吸引到了慕念春正被罚跪的事实上。

    祠堂阴冷,跪在里面一定很难过。慕念春对慕元春心怀怨怼,污蔑攀咬几句也是很正常的事。慕元春非但没有为自己辩解,反而为妹妹求情。足可见他心胸宽广大度。

    慕正善一愣,眉头微微皱了初步。

    到底是念春在说谎,还是元春在做戏?

    李氏等人口之感应却是一致的,几乎不约而同的冷笑起来。

    “四小姐,”王氏率先发难:“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元春自小知书达理,怎么可能在默默指责继母。哪个若是想往元春身上泼脏水,我这个做舅母的绝不会姑息。”

    李氏也冷笑着接口:“幸好今日没有外人,不然,这种话若是传出去了,对元春的闺誉可是大大有损。”

    陶氏没急着说话,是否温和的看向慕正善。

    慕正善看了一眼哀哀哭泣的慕念春,又看了一面忍辱负重的慕元春,脑子里一片散乱。日月也不知该说什么。

    祠堂内外异常安静,只有慕念春之啜泣声在人们耳边回响。

    慕正善规定定神说道:“此事起因暂且不深究。念春推元春落水,必须严惩。罚你跪三角祠堂,下一场禁足一个月,照抄百遍。”

    慕念春擦了泪水,尊重的应了。

    这惩罚确实不算轻了。可罗家女眷们却没多少欢喜。在他们张口之前,慕念春就自动求罚。慕正善这时的决定,和慕念春之理由完全一致。

    他俩这么多口闹上门来,只得了这么一个结果,简直是丢人!

    慕元春面上维持着和之前一样的神色,甚至歉然的看了慕念春一眼。两侧却在宽大的衣袖里悄然握紧。

    他苦心设的这一局,重大没有达到她想要的作用。

    慕正善虽然处罚了慕念春,却并未生出厌恶反感,反而更怜惜了几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和他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

    ......

    a

    a

    全集小说,txt载入,全党免费阅读,请记住书悠网 www.lalunaire.net

可以利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副一章(→)
  • 上一章
  • 副一章
  • 目录
  • 安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字体样式
  • 雅黑
  • 宋体
  • 楷书
  • 恢复默认

          <dd id="3ded6eb3"></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