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盛世枭雄

正文 关键千五百零八章 这是阴谋也是阳谋

笔者:九孔      篇幅:6899

    半响之后,徐世绩咳嗽一响,商讨“现在黄石寨和凤阳城已失,而密公统领大军虽然围住了凤阳城,但据探子回报,毒王在凤阳城中,密公那里想要夺回凤阳城……恐怕一时半会办不到。而且,以毒王的位置,竟然待在凤阳城中,不管我们瓦岗大军围住,这事情实在是一些诡异,我总觉得毒王有什么阴谋,有意将我和密公带领瓦岗军主力拖延在小河道山口和凤阳城,因此我已有退兵之意。”

    贾云福蹭地一下站了初步,不敢相信地道“徐兄,撤出?现在我们夺不回小河道,当时密公定下的计算很难实现。”

    徐世绩之脸庞抽搐了一下,强忍着心中的怒气,淡淡的道“监军还没看出来吗?毒王明明可以不用来,更不要待在凤阳城,让密公大军包围,可是他偏偏这样做了,它的目的便是以团结为饵,吸引我们军队主力早早离开瓦岗寨,我虽然还不掌握王君临后续还有什么手段。但我觉得现在退兵,咱们还能保实力,以待卷土重来。如果等到那诱人的糕点探出他下面雪亮的钩子的时节,咱们………还剩下这四万来人以及密公带领的十五万师或许就成了她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贾福云倒抽一人冷气,严密盯了徐世绩永,才阴恻恻地问道“未奉密公诏谕,若是我等退兵的话,密公那边怪罪下来,哪个人负责?”

    徐世绩叹了口气,商讨“那依监戎大人的味道,眼前我们如何决断。”

    那贾福云犹豫起来,它毕竟只是李密身边一名心腹幕僚,平日仗着李密之主旋律,名称徐世绩一响徐兄,但她掌握自己哪有什么资格,更不知道什么带兵打仗,而徐世绩是瓦岗军中第三人,又是兵马大大总管,它说该撤军了,按理说应该是有道理的。

    只是她对李密忠心耿耿,想着他们出兵前李密特意暗中给她叮嘱,若是王君临有收服徐世绩之迹象,便利用李密在徐世绩身边安排的暗子,直接将徐世绩杀了。

    而在贾云福看来,徐世绩白天还一面平静,甚至还胸有成竹的规范,可是晚上抓到中东军一名俘虏之后,便有了退兵的想法,这让向来多疑的贾云福立刻就疑神疑鬼起来。

    但她此时实在是不掌握如何反驳徐世绩之话,至于这个时节动用李密在徐世绩身边的暗子杀徐世绩,它也觉得时机不成熟。

    这样想着,倒也把贾福云想到一个折中的方式,商讨“昨天再线进攻一次,若是再不能攻下军寨,成本监军便同意退兵。”

    徐世绩心目暗骂一响,衷心也有的不甘,思想既然有贾云福冒出来背损失严重这个锅,团结再推他一把就是,探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便依监军之意,昨天我们最后再力进攻一次,若依然不能攻破敌寨,便退兵。”

    人们轰然称诺。

    瓦岗军议以后,半个时辰,天空小河道山口远东军帅帐中,王君临手中拿着一刚刚沈果儿送来的行情,一面赞赏的商谈“徐世绩此人果然名不虚传,竟然隐隐察觉到我们的计算,想要明天提前撤退。”

    李靖也是神色微凝,探头道“王爷所言极是,该署海外卑职与此人一守一攻,虽然我军因为地利和器械装备的劣势,死伤远比对方要小,但从此人调兵遣将的情景,以及徐世绩一手练出的瓦岗内营的悍勇来看,此人的确是个帅才。”

    王君临微微颔首,表示对李靖所言深觉得然,皱眉道“若是让徐世绩撤兵,与凤阳城李密合兵一处,两口中有一口回了瓦岗寨坐镇,这就是说我们的计算便会出现变数。”

    李靖眸中精光一闪,商讨“王爷,卑职明日带兵主动出击,或者让防线露出破绽,让徐世绩见状有短时间内攻破小河道防御的可能性,想来徐世绩会留下的。”

    王君临想了一下,摇头道“以徐世绩之明智,你这样做反而是暴露,让对方越加怀疑,恐怕撤退的更加坚决和飞跃了。”

    李靖想了一下,如实如此,皱眉不语。王君临沉思半响,笑着对沈果儿说道“果儿,你连夜给对面瓦岗军中我们的暗子想办法传令,让他们暗中散布徐世绩已经暗中与我取得联系,而我要封他为大将军,徐世绩已经答应。”

    沈果儿眼睛一亮,连忙答应下来。

    李靖更是浑身一震,真心实意道“王爷英明,卑职听说李密送徐世绩身边派了监军,这消息在徐世绩手中一传开,徐世绩为了证明自己清白,想要立刻撤退就难了。”

    王君临却又摇头道“徐世绩在瓦岗军中威信极高,甚至比李密还要高,且此人做事极为果断,若只是那些谣言,未必能够逼他改变心意。”

    顿了一下,王君临笑道“李靖,昨天清早,你便安排人将我之旗帜在两个军寨中打出去,让对面瓦岗军之人头懂得我来到了这里。”

    李靖一面佩服道“王爷此举高明之极,也就是说,徐世绩非打不可了。”

    ………

    ………

    老二角一早,徐世绩深知军中一夜期间突然出现的谣言之后,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

    特别是贾云福那变得诡异的眼光,更是让养气功夫甚为科学的徐世绩心目冒出一股邪火。

    这他娘的,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头都能够看出来,这是王君临施展的离间计好不好。

    而且徐世绩心目很清楚,它麾下人马中明显是有中东军的暗子,而且此人身份不低,甚至就是昨晚上与会军议之一个,否则它昨晚上刚刚表现出撤军之意,对方便有了影响,而且是如此毒辣的离间计。

    但徐世绩很清楚,这种事情根本无法解释,只会越描越黑,因此她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贾福云,其它解释的话都没有说,而是对一名心腹大将吩咐道“扮演查一下,以此谣言的源头是何处,名将人找到带到我这里来。”

    那瓦岗上将答应一响,便急匆匆离去。

    徐世绩又说道“东欧军越是想让我留下打小窗口,越说明我昨晚上的怀疑没有错,因此昨晚上原本想今天再打一下,但我不想打了,现行立刻就准备撤退。”

    贾云福立刻大声说道“徐兄,这会儿你若是不打……”

    “闭嘴!你算什么东西,徐兄也是你能叫的。”徐世绩一响暴喝,打断了贾云福之话。

    贾云福一个激灵,立刻吓的不敢多言,因为她意识帐中徐世绩之警卫和诸大将都冷冷的看着他,它毫不怀疑徐世绩只要一响吩咐,立刻就有众多之人头向她扑来,名将她杀了。

    贾云福脸部上涨的通红,想要嘴硬说什么,但是心中却怕得要领死,末了没有说话,他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李密在徐世绩身边安排的人头,见那人神色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经不起心想若是徐世绩有叛变之心,这人不掌握能不能听从李密之指令,突然出手杀了徐世绩。

    这会儿,有徐辈绩亲兵匆匆跑进来,反映道“大总管,毒王的旗帜在中东军两个军寨中竖了初步。”

    帐中人们神色一变,徐世绩则是想得更多,因此她是脸色数变。

    贾云福不慎了一下,嘿嘿冷笑道“大总管一见毒王出现,便不顾密公当初的计算,直接退兵………”

    贾云福将话没有说完,衷心则是冷笑连连,思想这种情况下,瞧你徐世绩如何退兵。

    因为她已经察觉到,随着王君临的出现在天上远东军中,有一部分军中诸将看向徐世绩时,目光也有了有的不同。

    这当然是一夜期间出现的谣言和王君临突然出现在天上共同作用的结果。

    徐世绩带着众将出了帅帐,亲自看了王君临的旗帜,又用从范阳郡黑市上买的望远镜,细心察看了两个军寨,察觉东边军寨城墙上把李靖等人口簇拥在我党间的那人与它所见过的画像中毒王长之一样。

    应当在凤阳城中的王君临竟然来到了这里,徐世绩沉默半响之后,商讨“在东山到中条山之间,东欧军分明是直接挖出一枝大道让两山之间所有防线相连,咱们调兵列阵慢,他俩通过这条大道调兵却快,一会儿功夫就下细微处调来人手,集中兵力打我们。因此,我觉得应当拉开架势线打,让咱能够出动的人口部出动,点一起攻打,无需怕死伤,必须让他们腾不出手来。毕竟我们的人口是他俩四五倍。”

    众将一听,便知道大总管已经不打算撤退了,但这一折腾,众将却有些犹豫起来,他俩都明白这两个军寨不好打,更何况毒王在天上远东军中,这本身就是一种强大威慑。

    更何况现在三分之一或者一半兵力的层面进攻在可控范围内,伤亡不会太大,一旦线进攻,可能会造成重大伤亡。

    徐世绩挥手打断正准备说话反驳的几名将军,沉声说道“该署海外,是我太过担心死伤惨重了,前后没有敢线进攻,反而未能让咱人数优势发挥出来。哦…………传令下去,未雨绸缪线进攻。”

    “还有,东欧军第二道防线那土墙高不过一丈余,壕沟宽也只有一丈多,进攻的法自然与攻城不同,还有那沟底还不掌握埋着什么东西。因此我们不能下沟底攻城,直接搭木板过壕沟,再架设短的城梯便可,带走甚为方便。总而言之,我瓦岗军之口占优,只要四处攻打,千百城梯竖起,他俩的大型强弩也好,火药包也罢,或者兵力,潇洒就不够用。”

    …………

    …………

    东欧军东边军寨城头上,王君临看着瓦岗军初步大举调兵。

    它与李靖等人口越过望远镜亲自观察过以后,轻而易举判断出徐世绩不但不再撤退,而且要线进攻。

    “王爷,现在瓦岗军点进攻,请王爷示下。”李靖躬身请命。

    王君临挥手道“你是此处的组织者,你看着办吧!”

    “卑职遵命。”李靖许诺一响,便回到总指挥位置,立刻调兵遣将,布局部属。

    瓦岗军点进攻,它要确保每段防线之前都有人守着,都有一定的大型强弩、抛石机、火药包、工程兵辎重营的工兵等等。

    同时他还挤出了两千民兵,随时准备支援和补偿损失。

    同时让工兵辎重营抓紧最后时刻布设陷阱和地雷。

    王君临知道在现实战场上调兵部署他是比不过李靖之,因此她没有进行其它参与。

    瓦岗军先是升火做饭,吃饱之后,没过多久攻势便开始了。

    瓦岗军这样的攻击准备无法瞒过远东军,一直在监视对方的间谍随即通报各旅,东欧军两个军寨防线响起阵阵号角,刚刚吃过早饭的东南亚军士兵急奔各自岗位。

    防线上任何人都在繁忙,一股批的火药包和手榴弹从后方运来,成份给工兵辎重营营,带到各段土墙,还有人在调节抛石机和大型强弩,各地充满了紧张的氛围。

    瓦岗军中不断传出一阵的号角声,表现瓦岗军已经在集结军队。

    王君临一直站在南方军寨城头,沉寂看着面前的主战场,对手双方还有股股炊烟冒着,还没有彻底消散在条件中,送战场上蒙上一层朦胧的面纱。

    王君临抬头看向海外的鱼肚白,旭日即将升起,关键束晨光即将照射大地。

    粗大晨曦之中,天的瓦岗军源源出营,一股股的人流汇入营外人群的深海,数不清的盾车在战士的推动下往前线而来,下山头看下去,就如同无数移动的玩具。

    瓦岗军在徐世绩联合部署,各国军官的有血有肉指挥下,沿着两个军寨之地平线展开,东起东山,西至西山,跳出一个长长的队形,成群结队的盾车如同一道移动的木墙,还排出了连续的梯队,下东山上能看得十分鲜明,可见他们会发动持续的攻击。

    “王爷,瓦岗军无疑是中心线攻击,徐世绩是想拼尽力。”沈果儿用望远镜看完后静静说道。

    王君临微微一笑,商讨“徐世绩此人行事的果断,还在我预料之上。”

    ps三更深夜送上,一起一万一千多字――――――

    anshixiaoxiong

可以利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副一章(→)
  • 上一章
  • 副一章
  • 目录
  • 安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字体样式
  • 雅黑
  • 宋体
  • 楷书
  •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