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西山鬼道

正文 先后四章 乱坟撒尿

笔者:华东道长      篇幅:4929

    我看着何伟这动作,感觉有些奇怪,阴阳怪气的,而且这大晚上哪个男人梳头梳的这么骚气,像极了女人。

    “何伟?你没事吧?其余两个不是跟你一共出去的吗?咋没有回来?”我一边小声问着,单探着嘴望向镜子中的何伟。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得我浑身一哆嗦,这镜子中的人脸根本就不是何伟,而是一张七窍流血的女人脸,脸上的肉还烂成了一团团,爬满了蛔虫,看上去异常的恐惧。

    何伟没有理会我,此起彼伏一下下的梳着嘴,头上还哼着诡异的小曲:“涛声我之爷爷,涛声我之妈妈,双漆跪下拜高堂。”

    何伟把声音压得又低又尖,听起来像个女人。

    完了!这家伙该不会是招惹上什么脏东西了吧?我心目不禁咯噔了一下,瞧她今天的规范如此诡异,像极了茅山鬼道上面记载的鬼上身。

    以我今天的道行,暂时还未能判断何伟只是真的给鬼上身,只能用茅山最简单的方式来检查了。

    我盛来了一碗清水,用筷子一支插在了碗中间,下一场再用右手轻扶着,军中默念:“拦了你的大街,撞了你的桥头堡,不论你的撞死的、吊死的、溺死的,烧死的,无意冲撞,无需见怪。既然找到他了,就献你点水饭,你放过他吧!”

    念完随后,我连忙松开了手,凝眸那只筷子不摇不摆的独立在碗中间,如同变魔术一般。

    要是正常的筷子,怎么可能直立放在碗中间,早就倒一边去了,我马上倒吸了一人冷气看着何伟,这小子真被鬼上身了。

    此时,何伟突然转过头朝我瞅了一眼,嘴角上带着诡异的邪笑。

    “你……你想干什么?”我咽了咽口水,哆嗦着问道。

    这估计是我第二次遇到鬼,而且还是个女鬼,虽说这段时间学了某些道术,但胆子还是不肥,手心直冒虚汗,最奇妙的是,我觉得门缝里边不停的冲突来阴冷的风气,吹得我浑身哆嗦。

    “嘿嘿,嘿嘿……”何伟没有开腔,而是对着我诡异的笑,动静虽然是在她身上发出去的,但她的嘴巴却没有动。

    “大……奋勇女鬼,还不下何来回哪去,不然……不然别怪我茅山传人不客气了!”我壮着胆子学电视的道士喊了一句台词,不掌握好不好使,现行凭我之故事,不一定能降住这厉鬼。

    突然,何伟之面阴沉了下去,额头上青筋暴起,双眼猩红,举着双手就朝我掐了过来。

    这突然的行径让我有点猝不及防,想闪躲已经晚了,脖子被何伟狠狠的掐住扑倒在了海上,它的劲头极大,就跟一个疯子一样,我拼命挣扎都不行。

    就在我把她掐得面红耳赤,喘不过气来之时节,突然另外两个舍友赵毅和李文回到了,我连忙伸出手向她们求救。

    赵毅和李文观看,连忙冲过来将何伟架开,得救后,我拼命的捂着喉咙咳嗽了初步,也在这儿,何伟挣扎了几下,便晕倒过去。

    “何伟,它怎么了?瞧她脸色好像有点不适宜。”赵毅问道。

    “对啊,刚才她好像要掐死你!”李文也同时朝我问道。

    我咳嗽了几响后,便下海上爬了初步:“我也不掌握,它刚刚回来的时节就变得神经兮兮的,下一场突然就发疯似得掐我脖子,我也不掌握咋回事。嗨,它不是跟你俩一起出去的吗?为什么你们不一起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绝口不出口何伟鬼上身的事,怕吓着他们俩个。

    李文和赵毅两口互相对视了一下下,便皱了皱眉头,眼神有些闪烁,我顿时明白,三口中间必定发生了什么事。

    在我之逼问下,赵毅和李文终于也不再瞒我了,名将今晚发生之作业一五一十告诉了我,他俩今晚趁着月黑风高,几口一起串离校外不远处的坟场了,除了她们三个,还有班上之两个女生。

    全校大多都建在坟场上面,下自然资源角度来讲,全校土地使用面积较大,人也多,如果建在人口多之中央,必定会影响交通,故而需要建在较偏的中央,而那些较偏的中央往往是曾经的早市或坟地

    下风水的广度来讲,闻讯是此处阴气很重,而许多童男童女刚好可以压得住这些阴气,而且可以不浪费土地资源,更何况坟场或刑场的脉气比较大,普通从这个地方出来的学员都比较有出息.

    还有就是日常原来的坟场都设在灾区和村庄周边,丰厚祭祀,新兴改造,坟场迁走,全校一般在岗位上也应有设立在灾区和村庄周边,全校和坟场占地面积都比较大,有诸多时候就会重叠,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咱们的母校也不特殊,是在一座坟场上面建造而成的,并且离学校不远处还有一座山,山上面有一片乱坟,已经没人打理,也没有人祭拜,估计是弃坟,因此关于这座弃坟的传闻也不少,把编成了各族本子的鬼故事流传于校园。

    一听完赵毅和李文之话,我气得一拍大腿喊道:“靠,怪不得!到了那坟场后,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细细说来。”

    赵毅和李文听了我之话后有点摸不着头脑,不晓得我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但他们还是有目共睹将这次的情景说了出去。

    夜幕去坟场这个主意,是何伟谈话出来的,原因是她跟班上之张小曼打赌了,谁敢在晚间离学校不远的那座山乱坟上呆满一个小时,就算赢。

    如果何伟赢了,那张小曼就做他女朋友,如果张小曼赢了,那何伟就禁止再缠着她,压题生成后,夜幕时分何伟就拉上赵毅和李文两口一起上山找那片乱坟了。

    没曾想,找到乱坟的时节,张小曼早已经拉上团结之闺蜜林雪在乱坟上溜达了,并且看他俩的表情,好像一点都不怕一样,还嘲讽何伟他们是胆小鬼,这么迟才敢来。

    把自己喜爱的女童这样嘲笑,何伟气得咬牙切齿,刚刚好这时候他有了尿意,便对张小曼他们说道:“哪个说我是胆小鬼,现行我就在坟上撒尿给你们瞧,嘿嘿,赶紧把手电筒关了背过身去,不然我害怕我之小象吓到你们哦。”

    眼见何伟脱裤子,张小曼和林雪顿时一阵脸红,赶紧关掉手电筒背过了干,并且大声骂了一句:“流氓,恶心!”

    赵毅和李文本以为何伟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何伟居然真的脱掉裤子在乱坟上撒起了尿来,还自顾自的吹起了口哨,不掌握是送自己壮胆还是方便的时节舒爽。

    “何伟,你不要命啦?在坟场撒尿,你不害怕鬼……”赵毅连忙阻止道。

    何伟毫不在乎的摆摆手打断了赵毅之话:“怕啥,这年头还怕鬼?建国后都不准成精了。看你这胆,还不如人家那两女孩子呢!”

    赵毅基金是爱心提醒,没想到被何伟反呛了一人,它只好闭上嘴巴生闷气,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刻,突然何伟打了一下抖索,李文和赵毅还觉得是成功随后甩水,没想到何伟却嘀咕了句:“刚才怎么从地下冒出来一股阴风。”

    听了何伟之话,赵毅和李文连忙拿着手电筒往地上照,看了一会下,他俩发现乱坟之下好像掩盖着一块残旧的墓碑,而这墓碑好像已经把何伟之精给淋湿了。

    “何伟,你好像刚才尿到墓碑了!我爸以前说过,木材是死者的学者,墓碑是门牌号,你这是在人口家门口撒尿啊,夜幕小心鬼敲你门。”李文也开始责怪起了何伟来。

    何伟听罢,也开始有点害怕了,但她还是硬着头皮强撑着:“这……这只不过是一片没人要的乱坟,怕什么!”

    何伟说这句话的时节,身体不自觉的震颤了一下,好像看到了什么,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还使劲的用手揉着眼睛,但过一会下它又恢复了健康,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张小曼和林雪回过头后,便开始告别何伟他们三个辅助山了,原因是他俩早就过来,已经呆满了一下小时,并且她们也不想和何伟这样恶心的人头呆在一片幽暗的坟场上面。

    张小曼和林雪相差后,何伟初步有点坐立不安,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之东西。

    李文看着何伟这样,有点忍不住了,连忙说道:“如果你怕咱们就抓紧走吧,我也觉得这里阴森森的,而且越来越冷,总有凉嗖嗖的风气往我脖子上吹。”

    赵毅也点了点头附和道:“我也有这种感觉,这两个妹子的胆真肥,差不多两口独自呆在此地一个小时,就我们三个大老爷们我都觉得有点渗人。”

    “不……不得,咱们决不能走,再坚持会,这样我跟张小曼最多算打平,不算输!”何伟咽了咽口水,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就在这时刻,突然何伟眼睛惊恐的望着李文,下一场张大着嘴巴,指着她的脊梁支支吾吾的商谈:“然后,后面,有……鬼!鬼!”

可以利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副一章(→)
  • 上一章
  • 副一章
  • 目录
  • 安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字体样式
  • 雅黑
  • 宋体
  • 楷书
  •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