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念春归

先后三章 科学技术(一)

笔者:追寻失落的柔情      篇幅:2709

    穿行路过的不要忘了收藏一个,投些推荐票哦~OO~

    -------------soudu*org

    慕家是书香门第,以诗书传家。

    慕家老爷子慕衡,博大精深,堪称当朝大儒。任国子监祭酒,门生众多,深得皇上器重。特地命他进宫讲学,大秦朝的皇子皇孙们见了她都得恭敬的喊一响“慕太傅”。

    慕家之两个儿子也很争气。

    慕正善年轻就有才名,二十岁中了二甲进士,在翰林院任编修,现在已经是外交官学士。慕正德也是尊重的科举出身,现在是礼部郎中。

    罗家却是尊重的立国勋贵,勇敢伯的传世爵位已经传了三世。到了这一辈,罗家家主罗启功敢于善战,曾领兵平过匪乱,借助着实打实的武功做了兵部侍郎。罗启功生了三个儿子,只有一番女儿。自是将专门的姑娘视若掌上明珠。

    罗家当初如愿以偿了慕家之家风,名将女儿嫁到了慕家。

    慕正善和罗氏成亲之后,夫妇恩爱和睦,罗氏成亲第二年就生下了巨人慕长栩,又隔了一年生下了长女慕元春。只可惜罗氏红颜命薄,饭前血崩而死。

    罗氏死后,慕正善郁郁寡欢,为亡妻守了一年才又另娶续弦。

    罗家虽然悲恸,却无法指责慕正善半个字。慕正善还这么年轻,总不可能一直做个鳏夫。

    在张氏生下女儿慕念春的后,罗家忧心慕长栩慕元春无人精心照顾,特地将她们兄妹俩个接到了罗家,一住就是十年。直到一年前,慕长栩慕元春才回了慕家。

    有这么强势的舅家,慕元春在慕家第一无人敢小瞧。张氏嘴上决定,其实对这个原配嫡出的长女颇有几分忌惮。

    现在,慕元春把“任性跋扈”的继妹推落水池昏迷不醒。以罗家人之性格,闹上门来简直是必然的事。

    慕念春默默的回顾着历史旧事,衷心默默叹息。

    当时的友好,徒有些小聪明,论心机远远不是慕元春之对方。慕元春以言语激她几句,他就怒火中烧的推了慕元春一把。他不过才十二岁,能有多大的劲头?可慕元春就这么落了河,他根本百口莫辩。

    他的辩解,在慕正善看来只是推托。再有罗家人气势汹汹的登门诘问,慕正善颜面无光之余,狠狠的判罚了他。也因为此事,慕正善和张氏有了绿灯。

    民心是全世界最善变的。有时候只要求一个小小的突破口,就会决堤千里。

    慕元春显然深谙这个道理。一招“苦肉计”,就让他们母女彻底落了上风。

    不过,现行的友好,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冲动易怒的慕念春了。慕元春演技固然高超,经验过前世种种的友好,又岂会差了?

    ......

    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在祠堂外停了下去。

    翠竹本该起身行礼,可跪的久了,膝盖又痛又麻,重大就站不起来。

    跪在祠堂里之纯真少女,惊惶着转过身来,军中蓄满了盈盈的泪花,一面的悔和自我批评:“爷爷,幼女无心却犯下大错,害的老大姐落了河。爷爷罚女儿跪三角祠堂反省,幼女心甘情愿认罚。三角过之后,幼女愿禁足一个月,照抄百遍。还望爹点头应允!”

    慕正善一愣,总体没想到慕念春竟会积极求罚。

    一肚子怒火的罗家众人,也僵在了现场。

    事出仓促,得到消息赶来的是罗家之几个女眷。除了慕元春之三个舅母之外,还有两位表嫂。

    他俩几个怒气冲冲的到了慕家,在摸清慕元春尚未清醒之后,怒火更是燃到了顶峰。

    慕正善说已经罚了慕念春跪祠堂,大舅母李氏立刻不客气的商谈:“哦?真有此事么?平时也就罢了,同一天我们几个可要触犯了。烦请姑爷带我们去祠堂看一看。”

    摆满了是不信任慕正善之话。

    慕正善把人质疑,衷心极为不悦。可罗家女眷们挟着怒气而来,又是自己这边理亏,必须好生应付。只得无奈的带了人们过来。

    幸好慕念春是真诚悔过,不仅老老实实的在祠堂里跪着,还积极求罚。

    慕正善在罗家女眷们面前,顿时觉得底气足实多了。连带着对幼女惹祸一事也没那么生气了,淡淡的说道:“知错能改进莫大焉!你既有这份悔过的念头,我就答应了。”

    慕念春泪水盈然,轻声哽咽:“谢谢爹。”

    李氏等人口憋足了胃口要大闹一场,结果还没赶趟出招,美方就摆出了这么一下诚心悔过的规范来。

    这让他们还怎么继续?

    李氏眸光一闪,神色冷淡的商谈:“元春至今还没醒,莫非姑爷打算就这么轻飘飘的罚四小姐么?”

    二舅母王氏也冷笑道:“是啊,推元春落了河,跪三角祠堂禁足一个月就行了吗?这也太便宜她了。”

    罗家之女眷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出口附和。

    李氏等人口态度咄咄逼人,形容比较下,悄悄的跪在那儿垂首不语的慕念春显得凄美而可怜。

    慕正善手中闪过一针怒意,衷心的天平渐渐向“无心犯错却诚心悔过”的姑娘倾斜。它定定心目说道:“念春毕竟年幼,日月无心犯了错,现在既已知错,惩戒一番也就是了。”

    文章中已经有了一针不快。

    “姑爷这话可不对。”王氏出身将门,是个直来直去的强烈脾气,出口颇为刺耳:“犯错就该重重处罚,这样才能起到惩前毖后的作用。若是这么轻易的就放了过去,后说不准还会作出什么举动来。”

    慕正善之声冷了下去:“依着你的味道,我该怎么做才对?只是要将念春逐出家门、你们才满意?”

    王氏被噎了一下,面顿时涨红了。不是羞臊,而是把气的。人不择言之商谈:“正该如此!有他和张氏这对母女在,元春在慕家啥还有好日子过......”

    李氏见慕正善面色难看,衷心顿时觉得不妙。忙扯了扯王氏的衣袖,用眼神示意她收敛些。

    他俩占着理,是来替元春撑腰的。局部话可不能乱说,不然可就成了仗势逼人休妻弃女了。

    果然,慕正善冷然商谈:“念春纵然有再多之错,也是我慕正善之姑娘。是否因为区区小事就撵出家门。张氏嫁入慕家多年,也算持家有道,并无太大过错。对元春或许稍有疏忽,后改了也就是了。你张口就要我休妻弃女,这又是何道理?”

    王氏一句不慎,把通缉了痛脚,气势陡然落了上风。

    李氏咳嗽一响,温和的打起了圆场:“他一向是个急性子,因为心疼元春,出口不免失了分寸。还请姑爷包涵。”

    慕正善面色略略缓和。

    迄今为止,罗家咄咄逼人之锐气已经消散了大半。

    慕念春维持着泪花盈然的悔表情,唇角却不易察觉的微微一扬。

    苦肉计这一招果然十分有效。慕正善已经不自觉的站到了他这一派。罗家人之锐气越嚣张,慕正善就越会护着自己......

    一直没提的三舅母陶氏徐徐张口道:“咱们今天前来是探望元春。我深信不疑,姑爷一定会公平公正的拍卖此事,绝不会委屈了元春,更不会让咱舅家寒心。”

    陶氏说话可比王氏高明多了。这番话既表明了罗家之千姿百态,又说的崇高,不会落人话柄。

    只可惜,慕正善已经接连被惹怒,这会儿一心护着女儿。闻言并未动容,只淡淡的应道:“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是迫于无奈给罗家一个交代,而不是发自肺腑的厌弃处罚慕念春。

    a

    a

    全集小说,txt载入,全党免费阅读,请记住书悠网 www.lalunaire.net

可以利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副一章(→)
  • 上一章
  • 副一章
  • 目录
  • 安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字体样式
  • 雅黑
  • 宋体
  • 楷书
  •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