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少年安

《少年安》正文 关键卷 木芙蓉 先后四十四章 黑暗集结

笔者:我之黑眼圈      篇幅:6348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涌。

    戌时,火山北百里,杜关山,一处山腹洞穴。

    阴沉的烛光映着十位身形迥异的身影或站或立。洞穴外寒风呼啸,冰冷刺骨,可洞穴内也好不到何去,阴森而又控制。

    一名身形高大,身着黑袍,有着一头暗红色的短发,面带一黑色铁质面具的汉子居高而站,寒声道:哼,临行之前我是如何和你们说的?让你们不要看轻这些小鬼,现行倒好,棚外宝藏在什么还不掌握,人口已伤了三四个,都是自己兄弟,别怪做老大不讲情面,你们这些年仗着摩罗大人和阎罗殿之威望作威作福,终日喝酒取乐,不思上进,武功每况愈下。阎罗殿八大阴帅齐出不敌初入江湖的正当少年,传播去你们就不怕被世界人取笑么?万一此次行动有什么闪失,咱们兄弟几口又有什么本质面对摩罗大人?

    此人正是阎罗殿十大阴帅的首,鬼王道非。

    鬼王素来城府过人,喜怒不形于色,此时竟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显是怒不可遏,难以自已,接着他环顾众人,怒哼一响,承担双手,不再言语。

    洞穴内一时又陷入了沉默,人们表情各异,暗使眼色。

    一会儿,一名身着淡金色华服,头戴紫金冠,面白无须,目若寒冰、唇薄如刻的阴翳男子缓缓而起,轻笑道:大哥无需动怒,我想兄弟们只是首先对阵那些小鬼,日月轻心大意,方让他们占了些便宜,并无不敌之处,何况老六已令那荒山众兽群而攻的,说不定他们早已把那些野兽吃了个干净也未可知不是么?

    豹尾阴狠狠的接道:那荒山直径延绵几十里,野兽何止千万,该署小鬼纵然再怎么厉害,也有力竭之时,嘿嘿,又如何逃脱的了?

    说完竟得意之笑了初步。

    可她却没想到,日游看似是在队他说话,其实是在撇清自己不敌青木道长和黑白无常一起趁乱遁逃的作业。

    白无常吐着火红的舌头笑道:心疼了老九没来,不然他的这些小鸟倒可以派上用场,好替我们侦查一番。

    豹尾舔了舔外露的两颗尖牙,咽了口口水,道:它的这些扁毛畜生用火烤一烤,意思也自是极好。

    黑无常道:我整日吃那些馒头肉干,嘴巴是真淡出鸟来了,我就不晓得为什么放着精美的公寓不住,尽躲在这冰冷干硬的岩洞中,哼。

    牛头马面也接道:咱这酒瘾犯了,可是真要馋死了。

    几口你一句我一句,大游行起来。

    这会儿鬼王豁然转身,怒喝道:截至!

    人们一看鬼王再次动了怒气,立马安静了下去,此间抓抓,哪里挠挠,衷心那些不满只好死死憋住。

    鬼王缓步而从,临到众人,寒声道:我瞅你们是舒服日子过的太久了是么?忘记了俺们以前是怎么过的,又如何才能走到了今日。往常的刚和杀气渐渐消磨殆尽,现只知一味的享乐索取,如果你们再这般模样,是中心逼我这个做老大的大义灭亲么?

    说完缓缓举起右手,轻轻向下拍出,时而地上多了一下深不见底的黑黝黝掌印,隐隐冒出一针黑气,可却是一些响也未发出。

    人们一惊,没想到鬼王竟怒至如此程度,一度个只吓得噤若寒蝉,汪洋也不敢喘。

    啪啪啪,随着一阵巴掌声巨响,一名黑衣少年自角落缓缓而出,淡淡道:鬼王之阴煞掌果然不同凡响。

    少年身高七条,体型偏瘦,孤寂绛紫色织绵长袍,掐金边走银线,佩饰华丽。腰间还挂着一柄黄金吞人之银丝缠蟒绿鲨鱼皮鞘宝剑,剑鞘已然奢华如此,想必鞘内的剑也定然不是凡品。

    这紫衣少年一头黑发 ,亮泽柔顺,浑身却散发着一种冰冷的冷漠,眼看那双浅绿色的眼睛中充满笑意,笑容却很远很远,像是白雾笼罩的谷,或多或少都不真实,犹如暗色中绽放的一朵诡异奇丽的曼陀罗,梦幻美丽而又充满吸引力,可这却是致命的。

    它一出来,除了水若寒不为所动仍怔怔的发呆以外,其它众人皆是神色一变,纷纷站起,略显恭敬道:暮涯公子。

    名唤暮涯的紫衣少年没有回应,接着道:此番师傅让我随鬼王一起出来,一边是为了配合大家完成师傅交代的职责,一头我也想和那些名门正派的少年较量一番。说着看向鬼王道:我想大家都不想此次任务出现任何差错,今天这种状况希望不要再发生了,不然你知道怎么做。

    鬼王目中寒光一闪,微微点了点头。

    暮涯道: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说说你们上次与他们交手情况,我也很想知道这些名门正派的学子有什么厉害之处。

    说完转身而回,随意坐在了一块石头之上。

    鬼王挥袖表示,接着自己也坐了下去。

    日游眼珠一转,表上心来,抢先道:那夜我们遭遇青木老一行人,区区谨记摩罗大人和鬼王老大之指令,便和黄热病率先出手攻向青木老,青木老不敌,重伤昏迷不醒,咱们不忍欺负那些小鬼,呵责一番便随即离去。至于那几名少年功夫如何,我想也不过如此。

    鬼王冷笑道:呵责?莫非我送你的职责是教育那些小鬼?我瞅是夜游罢手,你心生胆怯,只得趁机离去是么?

    日游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狭长的眼睛一道寒光闪过。

    暮涯挥了挥手道:此起彼伏。

    牛头马面黄蜂豹尾四人犯怵起来,四口你瞧瞧我,我看见你,没有一番愿意开口。

    鬼王观看皱眉道:怎么了?

    牛头瓮声瓮气道:俺和马面口齿不清,还是让老六来说吧。

    豹尾在旁惊道:你!

    竟一时气的不掌握说什么好。

    鬼王看了豹尾一眼,淡淡道:老六就由你来说吧。

    豹尾一面无奈,轻叹一响,心想片刻道:那夜我们跟随少林净世小和尚来到了荒山破庙之中,接着自是打了初步,我专心和青城派那叫林夕照的儿子比斗,至于他们三口之情景

    暮涯截道:青城派剑法如何?

    豹尾一听,衷心暗喜,沉声道:青城派天罡剑法自是凶恶霸道,威力无比。

    暮涯目中神光一闪,奇道:那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豹尾笑道:虽然他剑法霸道,可我又何必与它硬碰硬不是么?该署初入江湖的小鬼呆的很,我只是绕着他用些虚招,它自己一会便体力不支,难以为继了,要不是丐帮那小子横插一脚,它早已死于我之钢锏之下。

    鬼王忽道:你们是谁和丐帮那红少年交手?

    牛头马面和豹尾一起看向了副一开始便一声不吭的黄蜂。

    黄蜂苦笑一声道:是我,老大。

    鬼王道:如何?

    黄蜂又是长叹一响,摇了舞狮道:那小子邪门的很,我

    暮涯道:说。

    黄蜂沉吟片刻道:我本想仗着干法灵活和它玩上一会,故特意出些虚招,想折腾的其它狼狈不堪,再取他生命,可谁知说到此处黄蜂苦笑一响,赤红色的眸子也没了荣誉,显是一些惭愧。

    鬼王截道:可谁知他原地站定,纹丝不动,只用剑鞘便挡住了你刁钻,高扬的成份水刺?

    豹尾急道:那小鬼剑都未拔出你便败了?

    黄蜂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暮涯道:接着说。

    黄蜂道:我那会儿惊怒交加,乱了分寸,便拼尽力,挥舞分水刺向她刺去,可在我即将刺到它的时节,只看到她对着我笑了笑,接着我面前一黑便什么都不掌握了。

    说完黄蜂神色有些萎靡,显是别的对它打击很大,它怎么也没想到会不清不楚的就败在了一下少年手里。

    出席的皆是神色一变,衷心默默计算起来,如果换做是协调又不知该如何应对。

    暮涯看向鬼王道:鬼王你怎么看?

    鬼王眼帘低垂,狰狞的高跷之下, 也不掌握她什么表情。

    只听他淡淡道:那少年如此轻易就可将你击晕,显是手下留情,绕你性命。

    黄蜂怒道:死便死了,我要她绕我作何?下次见她,我定还要找她拼命。

    暮涯道:我问的是那少年武功。

    鬼王缓缓道:文化高超,出手迅疾。

    暮涯冷哼一声道:此起彼伏。

    牛头摸了摸左肩的口子,率先开口道:俺老牛本来就不如老五老六这般身法敏捷,增长那天山梅家之小鬼所使也不知什么鬼功法,搞的俺体内真气凝涩,气血不畅,出招更加迟缓,结果把她伤了左肩。

    在人们面前出丑,牛头神态显是大为不悦,鼻孔里喷出两道白气,转过头去,不再言语。

    鬼王接道:是梅家内功心法玄冰术,用此功法催发任何武功都可带有寒冰之力,可影响对敌之口影响速度,身体机能,强化真气损耗,和第二的骄阳掌有异曲同工之妙。

    日游冷笑道:那下次换我与它较量一番,瞧到底是她的寒冰厉害还是我之烈火更甚一筹。

    鬼王挥了挥手道:老四你呢?

    马面嚼了嚼嘴巴,露出满口黄色槽牙,道:俺不好说,它并未将玉柄龙拔出,不过俺隐隐觉得他并不想轻易使用那柄剑。

    人们一听玉柄龙竟未拔出,啧啧叹息,大感扫兴。

    鬼王皱眉道:你们已然劣势,净世竟未出手留下你们?

    豹尾这才忽然想起净世当时脸色苍白,态度有异,惊道:它可能受了重伤。

    鬼王道:哦?

    黄蜂也接道:定然如此,我瞅她当年颤颤巍巍的,要不是那两小丫头扶住他,只怕站也站不起来。

    鬼王手中露出思索的色,沉吟良久道:是他俩来了。

    &a;haptererror/&a;

可以利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副一章(→)
  • 上一章
  • 副一章
  • 目录
  • 安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字体样式
  • 雅黑
  • 宋体
  • 楷书
  • 恢复默认
  • 
       
        
       
       
       
        



  • <center id="4f09dea4"></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