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妖艳渣受的自身修养[快穿]

3.芙蓉帐(3)

笔者:柚子猫      篇幅:7991

    芙蓉帐3

    舒乐留了个将军府里带过来的机密在凤栖宫,趁着天还没亮,格外麻利的辅助墙头上翻出了皇宫。

    系统一边吃瓜一边毫无诚意的赞扬:“乐乐,你爬墙的艺术真是百年如一日的娴熟。”

    舒乐将军内衬的裙衫在腰上系了个结,呼吁从前襟把假胸掏出来瞻仰了一下:“客气客气!打赏点?”

    系统:“”他就掌握,论无耻它是如论如何都赢不了舒乐之。

    镇国将军府就在距离皇城不远的两枝街道外,舒家先祖为后周开国皇帝立下汗马功劳,据称这块府宅还是周绥之爸爸亲自为舒家挑的。

    然而自古官不过三世,舒家树大招风,周绥已经长大,就快要对舒家亮刀了。

    舒乐前脚刚踏进镇国将军府,舒婉仪后脚就下屋里跑了出去,一面笑意道:“大哥你回来啦,爷爷和森林哥哥担心你久久啦!”

    舒乐皱了副眉,下意识回头看了看有没有跟踪的人头,沉声对舒婉仪道:“不是让你好好在屋中躲几角吗?出去乱跑什么?!”

    舒婉仪呼吁拉拉自己之裙摆,又兴致勃勃的拽了拽舒乐身上皱巴巴的裙衫,俏皮道:“没事啦哥哥,反正天还没亮!再说,兄弟这么漂亮,就算被人察觉了,也认识不出去是哥哥呀”

    舒乐哽咽片刻,痛定思痛道:“嘤嘤嘤,统儿,我好方!舒婉仪一看就是一把坑哥好手啊!”

    系统没搭理舒乐,估计是这两角受刺激严重,回总部冷静去了。

    于是舒乐只能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呼吁轻轻摸了摸舒婉仪乌黑的头发,用一看就是亲哥的爱心语气道:“这可是欺君之罪。这么大人了,还这般胡闹,日后谁敢娶你?”

    舒婉仪眨了眨眼,携上舒乐之手臂:“没人娶我更好!我就嫁给哥哥!”

    “你呀”

    舒乐摇摇头,捏了一下舒婉仪挺翘的鼻尖,这才想起来问,“你刚刚说林季同也来了?”

    舒婉仪点点头,呼吁一指前厅:“清晨就来了!正和爸爸在府上喝茶呢!哎,就在当时!”

    舒乐刚刚从皇宫里爬墙头回来,瞬间也没赶趟去换朝服。

    现行她只着一身白色裙衫,还皱皱巴巴,看上去实在不太雅观。

    舒乐低头看了副团结之仪态,正准备先回去换衣服,却没想今天这幅身体的爷爷和至交好友已经从厅中迎了出去,两方人在前厅花园碰了个正着。

    面对着满脸差异的林季同和一下“儿子你是不是在路上被阳光了”表情的本身爹

    舒乐只能露出了一下尴尬而又不失礼貌之微笑。

    镇国将军舒弘毅也领略现在不是说话的时节,便忙向林季同道:“林贤侄,犬子失礼了。”

    林季同先是看了舒乐一眼,下一场微微一笑,对舒弘毅还了个礼:“镇国公多虑了,我与乐兄多年相识,怎么在意此等细节。”

    舒弘毅这才松了口气,朝舒乐挥了挥手:“时辰不早了,既然已回,就快些去换了朝服,与我上朝。”

    舒乐点了点头,转身往自己之屋子走去,却不知林季同与舒弘毅说了什么,一会儿下竟也跟了上来。

    舒乐推开自己之关门,林季同便跟着舒乐一同进了屋。

    舒乐:“”

    舒乐抬起眼皮看了林季同两眼,也没叫她喝茶,文章不辣不淡道:“林兄稍坐,我很快就好。”

    林季同在大门口杵了一阵子,才道:“你是不是还在与我生气?”

    舒乐一边努力脱自己身上的西式内衫,单感叹这古代的老小活着真累,还要抽出空去回答林季同的话:“我与你生什么气?”

    林季同轻轻蹙眉:“气我不让你替妹出嫁的事。”

    舒乐还没把衣服脱下来,反而觉得拽了几把今后这内衫更紧了,勒得其它快要不能肤吸,于是乎格外耿直道:“你同不容许反正我也嫁了,现行都嫁完了,还有什么可生气的?”

    这样一来也是背,替嫁前一角舒乐正在将军府里痛苦无比的试喜服,那倒霉催的舒婉仪还在一旁笑话他,结果两个人把来找舒乐出去吟诗赏月的林季同撞了个正着。

    也幸亏林季同和舒乐是至交,要不怕是当场就要拔刀了。

    哪个知舒乐这句话出口林季同面色更显几分脆弱,它咬紧了牙:“乐兄,你明知道陛下他并非良人!”

    舒乐:“”

    舒乐:“统啊!你回来了吗?林季同的重要是不是有问题?!”

    系统懵逼道:“哪问题?!”

    舒乐庄重正经道:“它不觉得一个男的嫁个男的有问题?反而觉得那个小皇帝并非良人?”

    系统秒懂了舒乐之味道,颤抖道:“不!就算他弯了你也决不能对它下手!”

    舒乐真诚道:“我从不主动对人家下手!”

    系统冷漠道:“对你都是让人家按耐不住对你下手。”

    舒乐:“嘻嘻嘻,统统你真了解我。”

    系统:“”他究竟为什么会摊上这样一个宿主。

    借着微弱的曙光,舒乐认真打量了一下林季同的面,

    那是一张书生气十足的,温润如玉的脸。

    这会儿眉梢皱着,眼神紧紧望过来,倒是为它整个人添了几分温度。

    舒乐叹了口气,对林季同道:“林兄,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与其有那个功夫,不如过来帮帮我。”

    林季同向前走了两步,道:“如何帮你?”

    舒乐朝林季同招招手,团结转了个身,呼吁指了指自己身上已经一团乱的内衫:“队我瞅瞅怎么才能脱下来,我要把勒死了!”

    “不得随便言死。”

    林季同显然不愉快舒乐这么说,却还是乖乖走上前,舒缓伸手搭上了舒乐身上的行装。

    舒乐刚刚就站在镜子前,现行身后来了副,方便能让她指手画脚:“对对对好像就是那儿!你动一下!另一只手也摸摸!”

    林季同动作一僵,好半天下才按照舒乐之指令又动了初步。

    舒乐认为好像还没找到正确的中央:“不对好像不是那里!你再往里摸摸!哦好像还是不对,你再深一点!”

    林季同又停了下去。

    舒乐表示特别不令人满意,斜着眼睛从镜子里看了林季同一眼:“林兄?你怎么了?”

    林季同像是把舒乐望赶到的眼力烫了家常,抿了抿唇:“你莫要再说,我定能为你解开这衣服。”

    穿了一天一夜这身衣服,舒乐都快要暴走了,它努力忍了半天:“那你快点啊,朴实不行你直接剪了也行。”

    林季同看着眼前舒乐肤色白皙的颈项,和颈项上因为衣物过度摩擦而显出的薄红,低低“哦”了一响。

    历经两口之共同奋斗,过了少数针香的岁月后,舒乐终于成功换上了朝服,抬腿就往外走。

    林季同从身后喊住他,下海上拿过一物:“乐兄,布老虎。”

    舒乐下意识摸了摸脸,赶忙将面具接过来戴上了,明快还要调侃一把林季同:“咦,你以前不总是劝我摘了面具?同一天怎么还明白提醒我了?”

    林季同张了讲话,沉默寡言片刻,只低声道:“今时,不同往日。”

    舒乐没多想,熟练的调节好了面具的职务,场场头:“如实,日后要更加小心才是。”

    说到此处他趁机向林季同拱了拱手,“此事还要多谢林兄为我保密了。”

    林季同默默看了舒乐半晌,轻声道:“过往吧。”

    舒乐意识,林季同从刚刚开始就变得有点奇怪,下舒乐房间里出来以后撞了土墙撞柱子,看来舒弘毅之前还差点撞到一个大花瓶,简直比它这个戴了面具的人头方向感还差。

    舒乐:“”不就解个女生的裙子而已要不要影响这么大?

    舒乐好不容易才带着明显不在状态的林季同走到了镇国将军府门口。

    舒弘毅之轿子已经在省外停好,舒乐之那顶则跟在后头。

    往年林季同若是正巧碰上舒家父子俩口一同上朝,往往会搭舒乐之轿子一起进宫。

    但今天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在大门口竟然就跟舒弘毅拜了别,回自己府上坐轿子去了。

    舒弘毅基金想再劝,舒乐却道:“大人,现行不知陛下是否知道我与林季同的知音关系,最好还是保持距离,至少不能让陛下看出来我们中间沟通甚笃。”

    舒弘毅打了终身胜仗,唯独情商不行,因此才能这么快惹得周绥容不从镇国公府。

    现行听舒乐一言也觉有理,便随林季同饰了。

    舒乐先给舒弘毅上轿,上轿之前,舒弘毅突然转过身来,看着舒乐脸蛋的高跷长叹一口气。

    舒乐:“???”

    舒乐黑人问号,却还是尊重道:“怎么了,大人?”

    舒弘毅语气难免有些酸涩,它呼吁抚了抚舒乐之高跷:“你自小就与为父说,外貌太过绮丽,不似男人,非要戴面具示人。现在这面具却是摘不下去了。”

    舒乐心道:多酷炫啊?感觉自己贼帅!

    文章中却刻意平淡道:“大人,男子志在四方,您不必为此忧虑。”

    舒弘毅眼圈一名,很多拍了两下舒乐之肩,转身上了轿。

    舒乐毫无压力的回到自己之轿子里,让系统送她播个爱情动作片看。

    系统产品化语凝噎:“你知道除了爬墙之外你做的最好的是什么吗?”

    舒乐问:“什么?”

    系统道:“去逼。”

    舒乐点颖,支持道:“统儿你真棒,我也认为自己现在金光闪闪!格外刺眼!”

    系统:“”

    轿子只能进至宫门,舒家父子俩口便在宫门前停了轿,地行前往前殿议政厅。

    下宫门到宣政殿还有挺长一段距离,而舒乐大清早就被迫参与了翻墙头跑回家,换衣服再上朝等系列运动,这会儿累得恨不得趴在地上。

    偏偏一路上还有很多同朝大臣纷纷来到同舒弘毅祝贺。

    “恭贺舒老将军啊!日后就是国仗爷了!”

    “舒将军一儿一女均是未来不可限量啊,幼女为皇后,儿子军功在干,怕是也要再行封赏啦!”

    总而言之,舒弘毅之声色非常神秘,因为担心自己之儿子会不会恼羞成怒,还抽空去看了一眼走在一旁的舒乐。

    下一场发现舒乐脸蛋的高跷将舒乐之神色遮得严严实实。

    不仅如此,舒乐甚至还抽出空对几个老臣抱了抱拳,文章兴高采烈道:“恭贺同喜!下官替妹妹谢谢各位啦!”

    舒弘毅:“”

    过往了老,一行人终于在宣政殿上站定。

    又过了少时,棚外传来了小太监福的声:“当今驾到”

    众臣纷纷叩首下跪:“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周绥稳坐龙椅,修长的手指在龙首上轻轻叩了两下,帝冕旒帘后的表情晦暗不明。

    半晌下才听他道:“众爱卿平身。”

    舒乐刚刚从海上爬起来,还没站稳脚,就听周绥又道:“方才朕进来时,见众爱卿皆围绕于舒小将军身边,不知有什么趣事?能否说来与朕听听。”

    人们静默片刻,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绥,悄悄怀疑他是何意。

    舒乐暗搓搓动了动自己运动过度的脚,在心中哭诉道:“你瞧看她!你瞧看她!昨夜还叫我小甜甜!同一天就送我找麻烦!”

    搜书悠网 www.lalunaire.net,瞧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利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副一章(→)
  • 上一章
  • 副一章
  • 目录
  • 安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字体样式
  • 雅黑
  • 宋体
  • 楷书
  • 恢复默认

    1. <samp id="3a93d145"></samp>
    2. <font id="ddf2efc2"></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