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念春归

先后十章 丁香

笔者:追寻失落的柔情      篇幅:2907

    “进去吧!”慕念春涛淡然,听不出喜怒。

    丁香轻巧的推开门,过往了进去。!c66c/p>

    十五六岁的姑娘,正是花一般的年纪。即使梳着双丫髻穿着青布衫裙,也依然窈窕可人。慕念春之眼光漫不经心的掠过丁香苗条的身体,下一场落在她俏丽的脸上上:“你就是丁香?”

    身为丫鬟,是没有资格和东道主对视的。

    丁香略略垂下头,尊重的应道:“是,公仆正是丁香。明日夜间便和玉簪一起来了漪澜院。因为小姐在休息,公仆没敢惊扰了小姐,因此早上才来拜见小姐。”

    态度谦卑,应答流利,智慧伶俐进退有度,又生了从好相貌。几乎立刻就将不善言辞容貌清秀的石竹比了下来。

    身为主子,尊重这样的丫鬟也是难免的。哪个能体悟,丁香在来漪澜院之前就把慕元春收买了?

    慕念春无愧的想着,几乎立刻就原谅了这次的友好:“你原先是在什么做事的?”

    丁香答道:“回小姐之话,公仆自打八岁起就在府里干活,因为识得几个字,就把太太派去了库房。”

    慕家是书香门第,不仅对后人要求严格,公仆里识字的也不算少。丁香既然能把派到库房做事,强烈不止“认识几个字”这么简单。

    慕念春看着丁香,唇边扬起一抹弧度:“只要你以后优秀伺候我,我绝不会亏待了你。”

    丁香立刻跪下,端端正正的磕了三个头:“公仆一定会尽心尽力的伺候主子。”

    “扮演准备热水,我要先沐浴。”慕念春懒懒的指令一句。

    丁香初来乍到,还没摸清自己之性格脾气,为了博得自己之自尊心,干活一定谨慎仔细。不要担心它会捣鬼,因此,慕念春运用丁香的时节毫无心理障碍。

    至于以后......

    慕念春无声的扯了扯唇角,军中闪过一针冷意。慕元春可以使用丁香掌握它的行动,设下圈套让他乖乖的往里夹。

    这么好用之棋子,慕元春焉能舍得不用。

    而他,同样可以使用这颗棋子,引慕元春入局。到时刻是谁算计谁,可以一定啊......

    汤很快就准备好了,宽大的木桶里热气腾腾,晾干的花瓣儿在热水中尽情的展开,散发出怡人的香味。慕念春坐在木桶里,舒适的轻叹口气。膝盖处的顽固刺痛在热水的嘘寒问暖下,也和缓了许多。

    丁香正替他洗着头发,动作轻柔小心。

    一会儿,玉簪也来了,军中捧着干净柔软的洁白中衣。

    玉簪和石竹同龄,也是十四岁,是张氏身边的二等丫鬟。生的一张圆脸,整日里笑眯眯的,颇有几分可爱。

    慕念春对玉簪十分熟悉,见了他便笑道:“玉簪,你在兰香院只是犯错了?”

    玉簪一愣,把问的一部分发懵:“公仆没有犯错啊,小姐怎么会忽然这么问?”

    慕念春俏皮的挑了挑眉:“若不是犯了错,怎么会被我妈妈打发到漪澜院来。”

    玉簪这才了解自己被戏称了,也不眼红,笑嘻嘻的应道:“小姐可说反了。公仆能到漪澜院来,由于做事勤快表现的好,人家眼馋也眼馋不来呢!”

    慕念春把逗的笑了初步。军中却闪过一针淡不可察的殷殷。

    前世玉簪也是他身边得力的丫鬟,不过,新兴许了婚,便没跟着他一起入宫。

    他原来是皆大欢喜的,认为身边的人头总算有一番得了好归宿。可没想到,慕家到底还是没能躲过劫难。在他进宫的第二年,慕家就把治了罪,罪名是忤逆犯上大不敬。残忍嗜杀的新皇只轻飘飘的一句话,慕家上下便把全体处死。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玉簪和他的男人都是慕家之学者生子,末了也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那一天,他木然的待在豪华冰冷的寝宫里,不吃不喝不睡,也没说过一句话。

    他曾经深深的爱憎过家人的产业化情,曾经立誓和她们一刀两断永不往来,甚至曾经期望着他们不会有好下场。下一场等他们真的全都死了,他的心也随之空了。

    也是下那一刻开始,他决意要用自己之一己之力杀了那个男人,为死去的人头报仇。

    他学会了克服自己之个性,村委会了用柔顺做伪装,一地一地之临近那个暴戾阴冷喜怒无常的汉子。末了成功之和它同归于尽。

    粗略谁也不会想到,那样一个里狠毒辣残忍嗜杀的汉子,竟会死在他的眼前吧......

    慕念春笑的一部分飘忽。

    玉簪没有察觉到她的独特,殷勤的为他擦拭身上的水珠,下一场一一穿上干净的衣服。

    长及腰际的葡萄干美则美矣,打理起来却十分费事。丁香花了半天功夫,名将头发擦干,又抹了些护发的凝露,再用牛角梳子轻轻的梳理。

    坚强洗过的头发不宜梳成发髻,丁香只用彩的飘带将头发松松的束起,垂至胸前。

    慕念春不吝啬夸赞,含笑说道:“丁香,你的手真巧。这么长的头发,亏得你细心洗的好。日后,你就专门伺候我梳妆好了。”

    丁香受了东夸赞,振奋一振,忙欢喜的应下了。

    为主梳妆是近身伺候,普通只有受重视的机密丫鬟才能得到这样的工作。原始因为没当上一等丫鬟觉得遗憾的丁香,这会儿才暗暗松了口气。

    慕念春又看向玉簪,略一思忖说道:“玉簪,我之箱笼衣物首饰,都交由你管着。”

    玉簪得了差事,也十分欣赏。

    慕家虽不是最佳的世家望族,却也是继承了世纪之书香门第,资产十分红火。在北京市的这处府邸,占地几十亩。孙子孙女辈的都有各自的去处。

    按着府里之病例,每个院子里伺候的丫鬟小厮四到六个人。漪澜院里有两个做杂事的三等丫鬟,有一番守门的婆子,增长石竹和新兴的玉簪丁香,方便是六个人。

    张氏心疼女儿,派来的丫鬟都是经由精挑细选的。若不是丁香一初步就存着异心,这样的人头绝对会变成得力的机密丫鬟。

    玉簪很潇洒之问起了石竹:“小姐,公仆听说石竹的膝盖也受了伤,不知现在怎么样了。公仆想装看望她。”

    慕念春想也不想的线了头,神色很潇洒之温柔了几分。

    丁香一直在留意慕念春的表情,看来心里微微一动。总的看,四小姐对石竹真的很注意啊!

    翠竹长的不算最好,性子也不算特别伶俐,唯一能称道的长处大概就是老实本分了。心疼自己来迟了几年,不然,这一等丫鬟的职务绝不会是石竹的......

    “小姐,翠竹膝盖有伤,上药肯定不方便。”丁香的声十分诚恳:“公仆想以后每天抽些时日去替石竹上药,还请小姐应允。”

    慕念春含笑看了过来,目光中多了几分赞许:“好。那此事就付给你了。”

    玉簪在旁边暗暗懊恼。这么轻而易举又讨小姐欢心的事,怎么就把丁香抢走了?眼看是他先挑起的课题。

    玉簪也是机灵的,脑子一转就有了拍马屁的关键:“小姐,老爷罚你一个月之内抄一百遍,这也踏实太多了。不如奴婢代你抄吧!”

    没等慕念春张口,丁香便轻笑着说道:“玉簪一片好心,心疼这个艺术实在不妥。小姐自幼习字,你虽然也会写字,不过,写出来的字和小姐的永恒大大的不同。老爷肯定能看得出来。”

    玉簪被说的一部分羞愧,几乎不敢看主子了,嗫嚅着说道:“公仆真笨,尽出些馊主意。”

    慕念春却半点都不在意,笑着说道:“你也是为我着想,我怎么会怪你。”顿了顿又语重心长的说了句:“你们待我一片赤子之心,我都会记着的。”

    玉簪松口气,喜爱的笑了。

    丁香神色自若,却下意识的避开了慕念春之眼光。

    ookid=2086494,

    ookna=]

    a

    h

    ef=

    试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新型、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终点原创!<

    a><a><

    a>

    全集小说,txt载入,全党免费阅读,请记住书悠网 www.lalunaire.net

可以利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副一章(→)
  • 上一章
  • 副一章
  • 目录
  • 安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字体样式
  • 雅黑
  • 宋体
  • 楷书
  • 恢复默认

    &lt;b id="68f131a1"&gt;&lt;/b&g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