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念春归

先后六章 幼弟

笔者:追寻失落的柔情      篇幅:2752

    同一天是周一,要冲新书榜,求收藏求推荐票~OO~新书刚发了几章,不掌握有没有读者在看,若是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迎接留言~

    -----------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ttzw/p>

    这会儿正是早春仲夏,到了傍晚天气便冷了下去,丝丝寒意伴着微风钻进薄薄的衣裙里。石砖又冷又刚,跪了半天,膝盖处火辣辣的,估计早就又著名又肿了。

    翠竹自认皮粗肉厚,可这么跪了半天,也着实吃不消了,忍不住小声说道:“小姐,你膝盖疼不疼?”

    当然疼了。他的躯干此时只有十二岁,尚未发育完全,那里禁得起这么折腾。全凭刚的毅力和忍耐支撑着纤弱的躯干。

    “翠竹,你已经陪我跪了半天,现行返回吧!”慕念春轻声说道。

    翠竹自然不愿意:“小姐在这,公仆哪儿也不去。”

    慕念春早料到石竹会是这样的感应,万般无奈的笑了一笑。

    “姐姐,”一度稚嫩的男童声音在身后响起。

    慕念春听到这个声音,衷心狠狠一颤,猛然转过身来。

    一度年约五六岁的男童迈着胖胖短短的小腿跑了过来。一张圆圆的胖乎乎的小脸,十分可爱。粗略是跑的太急了,洁白的小脸红通通的。

    尘封在漫长记忆中的小人儿跌跌撞撞的出现在了他的前面,攥的一体的小拳头摊开,献身似的将几个糖炒栗子给到了他面前:“姐姐,你一直跪着,肚子肯定饿了,快来吃栗子。这栗子还是热的呢!”

    慕念春瞬间红了眼眶。

    前世,幼弟在六岁那一年之上元节无故失踪。这对张氏和他几乎是致命的打击。自那以后,张氏大病了一场,一日比一日消沉。而他,更是活在无尽的悔和自我批评中。

    那一天,是他坚持要带幼弟去看灯会。他心中期待着和恋慕的少年在灯下相会,压根没想到这从头到尾都是一场阴谋。

    后来的底数年里,每当想起幼弟,某种悔不当初的苦难就像一把钝钝之刀子,在他的心灵割下千疮百孔。

    幸好,他的人头生有了重新来过的时机。这辈子,他绝不会再重蹈覆辙。再也没人能伤害她的老小。

    看着慕念春脸部的泪花,枫哥儿一懵,认为他在生自己之气,忙说道:“四姐,我下午就想来看你了。可是娘不让我来,我只好装的宝宝的听话。刚才趁着娘不小心,悄悄跑过来......”

    话还没说完,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就传来了过来。

    是张氏来了。张氏的身边还有一个相清秀的后生妇女。

    以此年轻妇女姓叶,是枫哥儿的奶娘。枫哥儿断了奶之后,他留在枫哥儿的身边做了经营娘子。平时里照顾枫哥儿的家常起居。枫哥儿偷偷跑了,他比张氏还要着急。这会儿终于找到了枫哥儿,他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张氏瞪了过来:“枫儿,你怎么一个口偷偷跑来了,我刚才到处找你。”

    枫哥儿低着嘴,小声解释道:“我想看看四姐,你们都不让我来,我只好一个口偷跑过来了。”

    张氏瞄到它手心里的栗子,衷心不由得一软。姐弟连心,枫哥儿心里挂念着婚姻姐也是难免的。还把自己最爱吃的冷食偷偷带了来......

    张氏不忍再数落枫哥儿,扭转看向慕念春。这一看,不由得一怔:“念春,你怎么哭了?只是跪的太久膝盖痛?”

    慕念春用袖子擦了泪水,胡乱嗯了一响,神色平静了许多。

    张氏心疼不已,却也无从,打起精神说道:“白日跪着,到了夜晚总得睡会儿。祠堂里寒气重,我让人送你带了被褥来。天一亮再拿走。”

    这一次,慕念春没有拒绝,探头应下了。

    白日要去的真诚悔过,到了夜晚就没有逞强的必不可少了。

    张氏的贴身丫鬟白兰走了过来,名将食盒轻轻的放在慕念春身边,轻声低语道:“四小姐,这食盒里有你最爱吃的银耳桂圆薏米粥,还有些馒头小菜。”

    慕念春正觉得饥肠辘辘,闻言笑道:“太好了,我正觉得饿呢!”

    枫哥儿听了这话,立刻兴冲冲的凑了过来:“四姐,你饿了就先吃栗子吧!这栗子又热又甜,可好吃了。”

    慕念春看着枫哥儿,衷心既酸涩又欣赏,军中不自觉的泛起了温柔的寒意:“好,我先吃栗子。”

    枫哥儿笑道:“我来剥给你吃。”

    说着,耷拉头剥起了栗子。那栗子尚有余温,摸起来软软的,想剥壳却并不容易。枫哥儿平日里吃栗子,有丫鬟婆子伺候着,何曾亲手剥过栗子。

    叶妈妈笑道:“小少爷,公仆来帮你。”

    枫哥儿却不愿意要他拉扯,胖胖的手指笨拙的剥了半天,总算剥出了一下。一面骄傲的将军栗子捧着送到了慕念春之前面。求知若渴的等着表扬。

    “枫哥儿真厉害。”慕念春笑吟吟的夸了她一句,下一场将栗子给入口中。

    栗子又甜又香,是他生平从未尝过的美味。

    他细细的品味了老,才一点一点之咽了下来。下一场对枫哥儿展颜一笑:“栗子真好吃。”

    枫哥儿咧嘴笑了,竞争性的依偎在他身边。一抬头,却又扁起了头,闷闷不乐的商谈:“姐姐,此间都是祖宗牌位,阴沉的,我好几都不希罕。你为什么要跪在这儿?他俩都说是因为你推的老大姐落了河,因此爹才会罚你。”

    五岁的子女,已经初步懂事了,明亮跪祠堂绝不是什么愉快的作业。

    看着枫哥儿脸上流露的忧虑,慕念春心里暖暖的,柔声哄道:“是啊,姐姐做了偏差,受些惩罚是应当的。你不要担心,过两角姐姐就能出去陪你玩了。”

    枫哥儿到底还小,把哄了几句便又重新高兴起来,抱着慕念春之手臂说起了悄悄话。大多数都是她在说,慕念春含笑听着,没有半线不耐。

    祠堂本是无声安静的中央,这会儿有了枫哥儿的声,那份清冷阴暗顿时一扫而空。

    张氏见姐弟两个如此密切友爱,衷心也认为安慰。他冲叶妈妈使了个眼色,叶妈妈立刻心领神会,哄了枫哥儿到一旁玩耍。

    张氏这才冷笑着说道:“罗家人同一天果然来了。幸好你提前向你父亲认了错,不然,同一天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子。”

    身为当家主母,潇洒有人暗中给他通风报信。就连当时李氏她们说的话,他都明白的清晰。依着他的性格,早就耐不住要冲出来和罗家人闹腾了。

    可慕念春特地叮嘱过他,让他不要露面。他只好强行按捺下来。虽说女儿很快就打发了难缠的罗家人,可他这个当娘的心灵却十分憋屈。

    赶上这样的事,他应该挺身站在女儿的前面才对!可现在,他竟然躲在背下,不管女儿一个口面对那群跋扈嚣张的罗家人......

    慕念春见状了张氏的念头,笑着安抚道:“母亲,我一下口就能应付她们。若是你出了面,反而不妥。爷爷虽然罚了我,衷心却是心疼我之。我挨罚也值了。”

    张氏想想也是这个道理,眉头总算舒展了开来:“嗨,元春那个丫头真的说了侮辱我之话吗?”

    张氏的讲话里没多少愤怒,反而有些疑惑。

    慕元春绝不是蠢人,怎么会不掌握祸从口出的真谛?忤逆不孝的声誉,足可以毁掉一个小姐的闺誉。

    慕念春眸光微闪,有意思的商谈:“他这次说了什么不重要,首要的是爷爷已经半信半疑了。三口成绩龙,若是人人都这么说,他还怎么辩解?”

    三口成绩龙......

    张氏默默的体会这几个字,眼睛渐渐亮了初步。

    a

    a

    全集小说,txt载入,全党免费阅读,请记住书悠网 www.lalunaire.net

可以利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副一章(→)
  • 上一章
  • 副一章
  • 目录
  • 安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字体样式
  • 雅黑
  • 宋体
  • 楷书
  • 恢复默认

    1. <hr id="eb163409"></hr>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