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西山鬼道

正文 关键章 全家都让雷给劈死了

笔者:华东道长      篇幅:5392

    我叫林原,是个地地道道的乡下人口,因为初中成绩好,因此考上了城里的重要高中,现行读高二。

    同一天上午放学刚刚吃完饭就收取了一下让我崩溃的信息,我全家让雷给劈死了!

    报告我这个消息的是我二叔,它在电话那头火急火燎的商谈:“小原,你全家都让雷给劈死了,赶紧回来看看吧,有什么问题回来再说。”说完就挂了。

    听完这个消息后我整个人都是愚蠢的,现行是严冬,天道干燥少雨水,别说雷了,就连小雨都难得下一场,那里来之雷将我全家给劈死了?

    如果不是二叔亲自打电话给我,打死我都不会相信的,不过二叔这个人平时非常严肃,几乎不开玩笑,因此我连忙当天就请假回家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我回到大家之时节,泪水马上就涌了出去,双膝一软,直接重重的跪在了海上。

    人家放了四人棺材,内部分别躺着我父亲,奶奶,爷爷和妈妈,他俩的遗体呈漆黑状态,还可以闻到焦味,瞧起来就像是二叔所说那样,是把雷劈死的,而且他们的眸子睁得比鸡蛋还大,怎么抹眼睛都闭不上,显得有点诡异,难道这就是人人常说的死不瞑目吗?

    想不到一角以内我四位至亲就这样离我而去,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趴在地上嚎啕大哭了初步。

    二叔皱着眉头坐在门槛上抽着旱烟,它的眼圈有些红肿,在我没回来之前应该没少哭,它望着我不说话,不管我趴在地上哭泣。

    哭了半天下我就抽泣着问二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种天气根本就不可能有雷,怎么能让雷给劈死了呢?

    二叔的声有些嘶哑,它吐出了一下长长的烟圈才缓缓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同一天早晨突然就听见你家传出一响雷响,天上上既没有闪电,也没有打雷的兆头,这让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太方便,等我来到你家的时节,果然你父亲奶奶和家长都出事了,他俩全都倒在了海上,旗帜就好像被雷劈过了一样。”

    “这也太诡异了吧?”我小声的喃语着,认为这件事很邪门,老人们都说如果人坏事做尽就会遭雷劈,难道我父母他们生前做了什么违背良心的大坏事,因此才全家遭天谴的?

    二叔过了一会又接着说道:“我进来的时节你父亲还有一口气,它跟我说了句话才咽气的。”

    “什么话?”我连忙紧张的看着二叔。

    二叔说:“你父亲说,头七之那晚要你将她们的遗体都挖出来,下一场把头砍掉再埋回去。”

    “啊?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惊讶的望着二叔,有点不知所措。

    “你照办就是了,你父亲自然有你父亲的真谛。”二叔起身敲了敲烟枪,把其中的火山灰都倒掉后就动身离开了。

    他家只有我一下儿子,因此丧事大部分都是由我一下口包办的,二叔偶尔会到来帮点忙,但她一句话都不跟我说,是否眉头紧锁的坐在门槛上不停抽着旱烟,好像有心事。

    下葬的每天我父母他们的眸子依然睁着,我用尽了方方面面的方式都不能让他们把眼睛闭上,我叹了口气,只能作罢。

    在棺材盖上的最终一刻不掌握是不是我之错觉,我好像发现他们的眸子变成了绿色,看着有点渗人,我之身体也不由自主跟着打了个激灵。

    我将她们埋在了一下山头,墓也紧挨着,那一天我哭得死去活来的,但是二叔没有来,我曾经叫人去找过其它,但满村都不见她的阴影,让我有些奇怪。这么重要的生活,二叔到底去哪儿了?

    到了夜晚,我要披麻戴孝守着灵堂,这在山乡叫守灵,一起要守七角,直到头七过了。

    虽然心情很沉重,但是今天实在太累了,守到凌晨的时节我眼皮重得跟铅球一样,睁都睁不开。

    就在这时刻,突然灵堂上的白蜡烛闪烁了副,好像刮进了一阵寒冷的风气,吹得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我紧了紧身上的麻衣,下一场抬头向门外望去,察觉门前站着四个忽明忽暗的身影,出于蜡烛的光芒低,棚外非常漆黑,我没办法看清楚他们的面,只好大喝了一响:“哪个?”

    那四个人没有回答,依然一动不动站在那,如同几根木头一样。

    我瞅了看时间,察觉已经凌晨两线了,到底会是谁那么无聊站在他家门前,他家刚刚死了口,难道他们也不怕晦气?

    我又喝了一响:“你们是谁啊?站在别处干什么?”

    依然没有回答,我有点浮躁了,直接站起了干,朝门外走去。

    等我来到了门外看清楚来人之面时候,顿时吓得腿一软,直接一屁股重重的坐在了海上。

    那四个人不是人家,正是我刚刚死去的爸爸奶奶和家长,他俩脸色苍白,两只眼珠子就跟死鱼眼一样,特别渗人,他俩的双边嘴角好像裂开了,提高微微翘着,就如同在对着你诡异的微笑,最重要的是,我还在她们的身上闻到了非常的泥土味。

    此时我之心血里蹦出了一下恐怖之意念,难道他们全都从坟墓里爬出来了?

    虽然他们都是我之老小,但是这种骇人的场面我哪儿经历过,吓得我直接就对着他们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名将地面都磕得砰砰作响,可是他们好像并不令人满意,名将我围了初步,下一场伸出焦黑冰冷的手掐向我之脖子。

    就在这时刻,突然我下桌子上醒了过来,原始是梦!总的看刚才太累,因此趴桌子上睡着了!

    不过醒过来的时节,我好像发现真的有一双手在我之脖子上移开了,我揉了揉朦胧的眸子,眼见有一番老太太站在我之前面,顿时把我吓得从凳子上摔了下去。

    “哇!你……你是谁?”我捂着胸口喘着大气问道。

    老太太笑嘻嘻的商谈:“青少年,我是你父亲奶奶的老友,下很远的山村赶过来祭拜的,没吓着你吧?”说完走过来将我搀扶了初步,寺里小声嘀咕了句:那几个死家伙居然过来捣乱!

    “啊?什么捣乱?哪个?”我还觉得他说有人要来我家灵堂捣乱。

    老太太又笑了几响摇着头道:“没有,人口老了,欣赏瞎嘀咕。”

    以此老太太的牙齿已经少光了,笑起来的规范看起来有些怪异,发白的头发随意披散着,就跟个叫花子一样,身上穿着件黑色的彩色褂子衣服,皮肤都已经皱得如同老树皮一般,瘦小的手看起来就跟一枝细小的藤蔓无异,好像随时都能将人勒死,他的眼帘拖拉着,眼珠子深陷,几乎已经到了看不见的境地。

    我瞅了看外面漆黑的气候,认为有些奇怪,他一个老人家居然能在呼吁不见五指的空气千里迢迢赶过来,这也太神奇了吧?

    不过毕竟人家是怀着诚意过来祭拜的,我也不好怀疑什么,在饭桌上拿了几针香点着了递给她。

    老太太祭拜完后也不打算停留,直接就转身离开了,可他刚刚走出门口又停住了,回头对我说道:“青少年,你能不能给我一程,只要过了你们村那条铁路就行,我老伴反应慢,要是来火车了恐怖是躲闪不及,增长这天黑漆漆的,我这腿脚更是不利索了!”

    咱们村有一枝铁路,要想到副一个村子就不能不经过这条铁路,不过这高速公路离我家并不算远,也就十分钟左右之功力。

    我并没有马上许诺,而是劝这老太太在此地过一晚,次日再回到。但是它却不同意,坚决要现在走,如果我不愿送他,那就自己走回来算了。

    我有点放心不下,只好点头答应了。

    别看这老太太年龄大,走起路来脚好像生风似得,我搀扶着他很快就赶到了公路旁。

    这一枝车道已经有些年头了,两旁的钢轨看起来生锈的很要紧,也从来没有人来整修过,每次看着火车经过的时节我就觉得有些心惊胆战。

    幼时爷爷跟我说过这条车道的本事,说铁路刚刚修好之时节就撞死过人,一度妇女和一个小女孩。

    有人目睹了这个过程,说是两母女过铁路的时节突然来了列车,此时如果反应快之话其实还可以逃,但他们两个之脚好像被铁轨上的什么东西给缠住了,只能在基地拼命的挣扎,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

    等列车呼啸而过的时节,那两母女的遗体都找不全了,残肢乱飞,只在铁轨上找到了他们两母女的脑瓜儿,那头颅看起来也很渗人,整张脸都凹进来了,只要有孔之中央都不停渗出血来,名将两旁的钢轨都染红了。

    新兴有人报警了,警官来了以后到处找她们的残肢,盼望能将他们的遗体拼起来,但诡异的是搜了三角都没有察觉,不掌握飞去哪儿了,警官只好作罢。

    列车道两旁的空地上是一片油菜花,农家经常会到来打理,但自从发生这件事以后,每到傍晚太阳下山的时节就有人看到有部分母女以怪异的姿态在铁轨上爬着,好像在摸索着什么东西,一靠近她们就钻进铁轨不见了,吓得人们再也不敢靠近。

    新兴干脆连油菜地都没人敢来,现行铁道两旁已经化为了杂草丛生的荒地,那草的莫大已经到了我之心坎,人口猫着钻进去根本看不见。

    就因为这件事,父亲从小就禁止我靠近着铁道,曾经贪玩和伙伴来过一次,结果回家被父亲吊在树上打。

    长大一点下爷爷没有管的那么严了,但是依然不准我晚上的时节经过这条车道,事先一时心软答应了老太太,现行来临了我又起来后悔了,因为这铁道周围阴风阵阵,而且还响起阵阵奇异的淅淅声,就好像有人在河边低语,那生锈的钢轨在手电筒的照明下,就如同抹上了一层血一样。

可以利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副一章(→)
  • 上一章
  • 副一章
  • 目录
  • 安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字体样式
  • 雅黑
  • 宋体
  • 楷书
  • 恢复默认
        

    <code id="b60a964a"></cod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