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念春归

老二章 认罚

笔者:追寻失落的柔情      篇幅:3038

    明日发了新书,众多朋友都来捧场留言,异常感谢。尤其要感谢书友危鸾和Sonia220,观看熟悉的老到读者,小情真的很开心~OO~

    下今日起,那天八线准时更新,新书期一更~若是留言推荐点击打赏给力的话,会有加更,大家记得收藏以后,那天都来踩一踩。新书需要大家多支持,鞠躬感谢~@c66c/p>

    ----------------

    张氏一惊,不顾擦眼泪,忙转身道:“念春,你说什么傻话,这事怎么能都怪你。元春那女儿最拿手装模作样。确认是他故意设计陷害你!”

    边说边焦急的连连冲女儿使眼色。

    以此时节推脱还来不及,怎么能傻乎乎的什么都承认?

    一向敏感伶俐的姑娘,这一次却没理会她的味道,真心实意的看着慕正善:“爷爷,幼女知错了。我不该和大姐争吵,更不该一气之下就冲动的推了大姐一把。虽然不是成心想让大姐落水,可大错已经铸成了,我别无选择辞其咎。还请爹责罚,我绝没有半个字怨言!”

    说着,慕念春之眼圈已经红了,一面的自责和懊悔。

    慕正善脸部的怒意稍缓:“你能知错,总算不是无可救药。我就罚你在祠堂里跪上三角,了不起的检查......”

    张氏倒抽一人凉气,急忙的堵截慕正善:“老爷,念春头上受了伤,身体虚弱的很。再跪上三天哪能吃得消。”

    慕正善面色一冷,文章强硬:“经不起也得老老实实的跪上三角!”

    强烈着张氏又要重施故技的鼓噪,慕念春立刻抢着应下了:“整整都听爹的指令。”

    慕正善余怒未消,并未动容,冷冷的商谈:“若是元春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饶不了你。”

    慕念春眼圈一名,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去,边哭边自责:“若是大姐出了什么事,不要爹责罚,幼女甘愿用命相抵......”

    十二岁的姑娘眉眼尚未完全长开,苍白秀美的脸膛满是泪痕,流露出娇怯不胜风雨的动人。

    慕正善到底不是无情,见女儿是真诚的悔过,衷心顿时软了几分。

    翠竹匆匆的跑了进去,神色气闷的低声禀报:“家里,公仆去找王医师,可王医师却说了,大小姐落了河昏迷不醒,它得在大小姐身边守着。没时间来送小姐看诊......”

    好一个见风使舵的王医师!

    张氏气的面都白了,正要张口骂人。

    慕正善淡淡的说道:“这是我吩咐的。念春头上不过是点小伤,瞧不看都不打紧。元春落水之后一直昏迷未醒,身边少不了人看管。”

    张氏忿忿的涨红了脸,眼睛几乎快喷出火星来:“老爷也太偏心了吧!元春又不是瓷做的,何有这么娇贵。王医师既然看过了,表明他没什么大碍,就该来送念春看诊才是。伤在头上怎么就不要紧了,万一落个头痛的常见病怎么办?”

    慕正善把噎了一下,面色有些难看,扔下一句“肇事”拂袖而去。

    张氏被气的全身晃了一下,差点当场昏倒。

    一只微凉柔软的小手及时的把握了他的手:“母亲,你没事吧!”

    张氏一低头,方便迎上慕念春之眼睛。那双水灵灵的眸子里这时蕴满了担忧和急切。

    张氏心里一暖,旋即鼻子微酸:“你父亲也太狠心了,怎么忍心罚你这么重。那祠堂里寒气重,要任何跪上三角,你这么弱的身体哪能吃得消。小小病一场才是怪事......”

    说着,眼泪涌出了眼眶。

    慕念春却没像往常一样使性子哭闹,神色十分平静:“母亲,当下确实是我不对。爷爷罚我跪三角祠堂也是应当的。我能撑过来的,你不要为我担心。”

    前世慕正善不仅罚她跪祠堂,还让他禁足两个月。这辈子她认错态度良好,慕正善对他的判罚也轻了许多。是否跪三角祠堂而已,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慕念春之感应实在是太平静了。

    张氏忘了擦眼泪,愣愣的看着她。前面这张略显稚嫩的俏脸明明如此稔熟,却又有些奇异的素不相识。

    慕念春性子天真娇憨,遇事惯爱哭闹撒娇。出口做事何曾像今天这样进退有度?

    再想到他之前的感应,张氏心里愈发疑惑。

    慕念春没有回避张氏的眼光,轻轻的商谈:“母亲,大姐落水的作业,罗家迅速就会了解了。确认很快就会闹上门来。我若是不认罚,到了那个时候,爷爷碍于罗家之面目会惩罚的更重。”

    这是分解自己为什么会抢着认错认罚。

    罗家是慕元春之舅家。以罗家人护短的性格,明亮慕元春落水,不上门闹腾才是怪事。

    与其等着把罗家人公开斥责,不如抢先一地认错认罚。这么一来,等罗家人上门了,也不至于太过被动。

    张氏想通了以后,顿时释然,忍不住叹道:“你想的倒是周全,我一时没顾及这些。刚才和你父亲又吵又闹的......”

    气头一过,张氏已经有了几分悔意。

    夫妇争执本是寻常事,可其中牵扯到了寿终正寝原配的嫡女,就没那么简单了。若是把慕正善肯定了上下一心这个继室心胸狭窄不容人,规定会心生隔阂。

    慕念春微微一笑,安抚道:“母亲是为了护着我,因此才会爹争吵。爷爷在气头上,衷心不免恼怒。等过了这一刻,母亲放下身段给大人道个歉,爷爷自然就不会再生气了。”

    张氏已经冷静了下去,闻言密切琢磨片刻,不由得点了点头。

    这会儿张氏再瞅女儿,只觉得懂事又乖巧。事先的个别疑惑早被抛在了脑后,欣慰之叹道:“念春,你长大了,也懂事了!心疼娘没用,护卫不住你......”

    慕念春鼻子微酸,像这次一样扑进张氏怀里。深谙的温和气息瞬间将他包围。

    他近乎贪婪的汲取着这份温暖,在中心默默立誓。

    下今天起,他要守护自己之老小,绝不让他们一再前世的套路。

    慕元春,有我在,你打算再算计伤害他们!

    ......

    慕家之祠堂终年有人打扫,祖宗的牌位被擦的洁净,供着餐桌的台子古朴厚重。

    每逢过年过节或是家中有重要的作业时,才会开祠堂。平时里大多锁着门,因此总有几分阴沉的感觉。

    一抬头,触目所及的就是一排排灵位,别说晚上,就是白天见了也有的发憷。

    慕念春直直的跪在那儿,不过片刻功夫,膝盖就隐隐作痛。

    张氏迟迟不愿意走,站着一旁直掉眼泪,又命人拿了一下蒲团来。

    慕念春没要这个蒲团:“母亲,你一直在这陪我,爷爷知道了会不愉快之。兄弟午睡肯定醒了,以此时节肯定在喧嚣着找你呢!”

    五岁的慕长枫几乎是张氏的宠儿,一提到他,张氏果然让步了。

    “你时不时的动一动,不然膝盖会受伤。我晚上给你送吃的来。”张氏低声叮嘱了几句,终于狠狠心走了。

    丫鬟石竹不肯走,他没资格进祠堂,就在祠堂外面跪下了:“小姐,公仆陪着你一共跪着。”

    慕念春心里一颤,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深宫十年,翠竹一直沉默而忠心的伴随在协调身边。在他决定赴死的那一天,翠竹也是这样固执的说了句:“小姐一个口到了地下寂寞,公仆陪着你一共串。”

    下一场,翠竹喝下了他亲手做的鱼肉粥,平静安详的死亡。

    他甚至不能为石竹落一滴眼泪,逼着自己若无其事的微笑,密切的整治好食盒,下一场从容走进了福宁殿。

    同生共死,这样的柔情她无以为报。

    幸好她重新醒来了。这一辈子,他不会再让自己落的前世那样的凄惨结局,真情的石竹也该有甜蜜美好的前景。

    翠竹跪的直直的,就像祠堂里之慕念春一样。业内人士两个一动不动的跪了老,就像两尊佛像。

    过了老,慕念春悄然挪动了一下麻木的双腿,下一场回头小声吩咐:“翠竹,你别一直跪着不动,膝盖会受伤的。”或许是因为有人陪伴着友好之原由,一直跪着的苦难似乎减轻了许多。

    翠竹嗯了一响,霎时的移动了一下膝盖。

    时光在夜深人静中一些一点之流逝。祠堂外忽的呼啸了脚步声。

    慕念春没有动,依旧跪的笔直,微微垂着的眼睛里迅速的闪过一针了然的冷笑。

    和前世一样,罗家人果然来了。

    a

    a

    全集小说,txt载入,全党免费阅读,请记住书悠网 www.lalunaire.net

可以利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副一章(→)
  • 上一章
  • 副一章
  • 目录
  • 安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字体样式
  • 雅黑
  • 宋体
  • 楷书
  •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