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麻衣相师

全党免费阅读 先后679章 李代桃僵

笔者:栀子渡      篇幅:5579

    奇怪的变迁?

    我对这点是最感兴趣的,什么奇怪的变迁?

    可说到了这里,高额头偏偏含糊其辞的,似乎难以启齿。

    还是“徐福”商讨“这事儿得从头说起――一开始,是西派处处的大宅子,出现了一件怪事儿。”

    其二宅子是西派这么多年经营下来的,内部花木扶疏,条件很好,杜大先生喜欢养鱼,公园中间,还设置了一下大鱼池子,内部是各族颜色的鱼。

    可有一天,也不掌握为什么,院子里之鱼忽然部翻了肚皮,死在了水面和岸边。

    管理院子的人头望而却步,一开始以为是野猫干的。

    可这些鱼,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那得多少野猫一起行动,才能把鱼部杀光啊?

    而且,再精心一看这些鱼的遗体,就更让人觉着奇怪了。

    该署鱼身上,都有被咬过的印痕――强烈是下水里被拖上来活活咬死的。

    可这些鱼除了咬痕,或多或少肉都没少。

    如果是猫,好不容易把鱼给弄上来,怎么可能不吃它,是否咬死?

    猫这东西懒,一般来说,从来不做没用的事体啊。

    组织者也认为奇怪,因为怕大先生不开心,就没敢跟大先生上报,只好重新养了鱼,又长了心眼儿,在邻近设置了障子,想把那个杀鱼的东西给抓住。

    可第二角到了鱼池子一看――该署鱼又死了个干净,跟上次一样,横七竖八的,四周都是鱼之遗体。

    而障子已经把破坏的零散的。

    组织者心里更疑惑了――什么野猫这么厉害,把那么厚的屏障都送破坏了?

    而园子很大,野猫很多,组织者就想把野猫给抓住,起来密切盯着野猫的场面,但一观察,更诡异了――平日园子里那么多野猫,你一说去抓野猫,怎么野猫倒是销声匿迹,跟失踪了一样?

    困难不成,这野猫也会畏罪潜逃?

    组织者就四处去找,这一找不要紧,它意识一个大树洞附近,传播了一股子奇怪的臭气。

    扒拉开了草丛一看,组织者顿时就傻了眼――凝眸那个树洞里面,竟然满满当当,是野猫的遗体!

    而这些野猫的死状,跟之前的金鱼一样,脖颈上被咬开,身上的肉没少。

    这是什么玩意儿干的?

    这东西肯定很危险。

    组织者害了恐怖,这才把工作告诉给了杜大先生,说我们院子里恐怕进来怪东西了。

    可没想到,杜大先生只摆了摆手,说不要紧――你就再买一些鱼,再放一些猫。

    这杜大先生平时最喜欢那些鱼和猫,表现的怎么这么冷淡?

    自从杜大先生退休后,举重若轻就是跟那些东西为伴,不可能一点感情也没有,再说了,主人知道家里出现了怪东西,怎么也得弄清楚怪东西是什么,怎么一句也没开口?

    组织者没办法,只好答应照做。

    同时他长了个心眼儿,每天再把鱼和猫之作业办好了,就又把自己养的龙带来了,悄悄的在林子后面埋伏了下去。

    它想着把那个怪东西给抓住,好在杜大先生面前立一功。

    结果到了半夜,他因为岁数太大熬不住,也就睡着了,接着,就把一阵哗啦啦的声给惊醒了,睁开眼睛一看,不由气的直拍大腿――已故的一瞬,该署鱼就又跟之前一样,成绩了死鱼。

    它就奇怪――这狗不是在河边吗?

    有什么怪东西,这狗怎么不吭声?

    回头一瞅,它这才发觉,其二狗趴在了海上,浑身瑟瑟发抖,跟看见了什么吓人的东西一样。

    组织者更纳闷了――那怪东西什么来头,咋把个狗都吓的不会叫唤了?

    而这个时节,它听到海外有一阵凄厉的猫叫,明亮那东西又出现了,赶紧拉着龙就要去看望。

    结果狗死活不走,跟害怕一样,牢固抓着地面。

    还是管理员生拉硬拽,才把那个狗给拖过去。

    等到了中央,又晚了――该署猫竟然也已经死了。

    这把管理员给气的,再精心一看,团结平时特别喜欢的猫,也死在里边了。

    它气的宣誓发誓,就想把那个怪东西给抓住,送猫报仇。

    这么想着,它就要去找锄铣把猫给埋了,结果刚走到大树后头,它就听见了一下奇异的声――是鸡的哀鸣。

    好像那个狗,看来了什么吓的他不敢抬头之东西。

    组织者立马从树林子后面伸头看,这一看,组织者整个傻了。

    每天是个多云天气,月球被盖住,在暗夜之中什么都是影电影幢幢的。

    凝眸一个白乎乎的身影,不掌握下那里悄然出现,蹲在了猪前面。

    而狗吓的直接趴在地上,那里还敢动,只剩下哆嗦了。

    人口?

    而那个人一只手把猪给吵起来,一头就咬在了那个狗的脖颈上。

    其二狗叫唤都不敢叫唤,脖子就淌了血流。

    而那个人讲话就发出了“咕滋”“咕滋”的声,在暗夜里别提多清楚了,强烈把猪的脖子直接咬碎了。

    组织者当时脑子都白了――什么“人口”,干得出去这种事儿?

    以此时节,月球从云里出来,射过树枝,落在了那个人身上,组织者看清楚了,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响。

    其二咬狗的,不是人家,正是杜海棠。

    凝眸平时威严之天阶第二大先生,今天,头发上粘了狗毛,嘴边上,是殷红的狗血,宛如一个传说之中的夜叉!

    组织者当时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全总人跟被冻住了一样,眼睁睁的看着杜海棠把那个狗咬死,源远流长的舔了一下嘴边的血液,转身没入到了花木的阴影里,悄然不见了。

    组织者等回过神来,看着猫狗的遗体,简直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噩梦。

    可太阳出来,它就看清楚了――街上还有脚印子呢,毋庸讳言是人口之。

    那脚印子不大,就是杜海棠之尺寸。

    组织者赶紧把这事儿告诉给了信得过的杜家,可其他人乍一听,重大就不信――波澜壮阔的杜先生,为什么要干出这样的作业?

    可管理员带着他们,隐身在庭院里,让他们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他俩这才傻了眼。

    都说眼见为实,可他们亲眼看见,都没法接受。

    事务是发生了,可这事儿也束手无策――表现杜家人,你能把当家给怎么着了?

    有杜家人就过去旁敲侧击的跟杜海棠问这件事情。

    可杜海棠皱起眉头,似乎根本没听明白这到底什么意思。

    简直跟梦游一样。

    可这也决不能随便啊!传播出去了,天阶第二之杜先生成为这样一个夜叉,杜家颜面何在?

    杜家人才多,有见多识广的,已经看出来,杜海棠之眼白上,是带着红线的。

    他跟当初的兰花老爷子一样,中的是厌胜术。

    既然中了厌胜术,就得解决――可天阶第二,生死行当里金字塔的上面,团结反而中了邪术,这传出去了,得多打脸?

    杜家人一商量,有辈分高的就研究出来了――杜大先生,可能是我党了一种十分难得的厌胜术。

    其二厌胜术多年丢了,据称中了那个厌胜术后,人口会渐渐的迷失自我,成为另一种东西。

    以此术法,只有宗家会用,而且难度极大――再者说,能送天阶第二下邪术,还能得逞之,那得多强的主力?

    而那几个宗家多长时间没出山了,确认不是那几个。

    但是他们得到了信息,日前厌胜门选了一下新门主,叫李北斗,也是宗家之,而这个李北斗这一刻,正出了山,因此,几乎没有第二个可疑人选,只能是其一李北斗了。

    ayixiangshi00

可以利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副一章(→)
  • 上一章
  • 副一章
  • 目录
  • 安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字体样式
  • 雅黑
  • 宋体
  • 楷书
  • 恢复默认



      <font id="af93a38b"></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