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念春归

先后八章 黑锅(一)

笔者:追寻失落的柔情      篇幅:2853

    新书写的怎么样,衷心实在没底。盼望大家看过多出口宝贵意见和建议~嗨,别忘了收藏投票,新书很快就会肥了,么么大家~OO~

    -------------!c66c/p>

    慕长栩天资出众,名将两个本也算聪慧的堂弟压的累累无光。

    慕元春容貌出挑,擅诗词擅琴艺,女红也十分精通。生生的将两个妹妹比的黑黝黝了几分。

    长房和二房表面和睦,私底下却也隐隐有借着孩子一较高低的意思。二房处处被压了一头,衷心自然痛快不到哪里去。慕正德夫妇俩个都有些城府,不会迎刃而解显露出来什么。堂兄弟姐妹之间,却很潇洒之演进了小集体。

    慕长柏慕长桐哥俩俩个愈发用功苦读,想要追赶上大堂兄慕长栩之打算十分鲜明。慕婉春却用了另外一种艺术,不时的在慕元春和他中间挑拨,不愿她们两个亲近抱成一团。

    其实,慕婉春真是用错了思想。

    他和慕元春前世今生都是两岸最大的对方,怎么可能有自己的那一天?

    慕婉春来意已经达到,不愿在霭霭的祠堂里久留,笑着说道:“四妹,你再熬一熬,三角很快就会过去了。等你回了漪澜院,我再扮陪你。”

    慕念春流露出依依不舍来,等慕婉春往来了,意思难明的笑了笑。

    以慕婉春之性格,归来后肯定会扮演祖母面前嚼一顿舌根。

    以此黑锅,慕元春是背定了。

    ......

    正如慕念春所料的那样,慕婉春隔日早晨去送奶奶朱氏请安的时节,便有意无意的出口起了此事。

    当然了,慕婉春提很有技术,绝不像搬弄是非,反而忧心忡忡的叹道:“......都是自己姐妹,和和美美的最好不过。他俩两个却闹成了今日这样子,朴实让人着急。不过,这事也决不能都怪大姐。他自幼没了母亲,在舅家长大,虽和四妹是亲姐妹,感情却实在淡薄。对大伯母生出不满也是难免的......”

    朱氏今年五旬,清心的虽然不利,却也有了老态。额上眼角的皱纹就不用说了,头上也有了许多之白发。他在五年前就将管家的权益交给了长媳张氏,团结则一心吃斋念佛。

    朱氏虽然不干预府里之细枝末节,对孙子孙女们却很关注。

    听了慕婉春之这席话,朱氏重重的哼了一响,军中闪过不悦:“有什么不满,也不该口出不逊。若是让外人知道了,咱们慕家之面可就少尽了。”

    坐在旁边的二儿媳吴氏立刻安慰道:“大姑放心,该署产业不会传到外人耳中的。待会儿等大嫂来了,和他说一响,让他约束好府里之公仆不随意乱说就是了。”

    论年龄,吴氏比张氏还要大上几岁。可大的再多,也得叫一响大嫂。张氏纵然是续弦,也是长媳。

    提到张氏,朱氏不满之色溢于言表:“真不掌握他这个母亲是怎么当的,元春才回府一年,就和念春闹之这般不高兴。”

    吴氏不免要为张氏说话:“这也怪不得大嫂。继母难为,毕竟不是同胞的,总隔着一层肚皮。元春那女儿又是个思想重的,平时里有什么委屈只藏在心中,不容说半个字。念春又小,性子冲动......”

    朱氏听了那些话,面色并没有和缓,反而更恼了,沉下脸不说话。

    吴氏和慕婉春交换了个会心的眼力,累计将话题扯了开去,有意说些轻松的哄朱氏高兴。

    局部话点到为止效果最好。若是一个劲的唠叨,可就成了搬弄口舌是非。慕家家法可不是闹着玩的。

    张氏领着枫哥儿来请安的时节,房间里之氛围已经恢复正常。

    枫哥儿进了屋子,就规规矩矩的送朱氏行礼。

    朱氏见了白胖可爱的孙子,打从心底生出欢喜,笑着说道:“你这个小猕猴,平时里上蹿下跳的,同一天竟也学会正经行礼了。快些到祖母这儿来。”

    枫哥儿笑嘻嘻的扑进了朱氏的怀抱,朱氏笑吟吟的辅助盘子上拿了些果脯之类的冷食塞到枫哥儿手里,神色间满是慈爱。

    人家孙子孙女众多,少年的枫哥儿最得朱氏欢心。

    慕婉春有意凑趣,故意酸溜溜的商谈:“奶奶偏心,五弟一来,奶奶就连看都懒得看我了。”

    朱氏果然被戏称了:“你这丫头,说这话也不嫌亏心。明朝几角才从我这儿哄骗了一只金镯子,当下又想要什么了?”

    几个曾孙里,朱氏最喜欢的就是伶俐嘴甜的慕婉春。

    慕婉春笑吟吟的应道:“奶奶这次可冤枉我了,我瞅五弟吃的香,也想尝一尝果脯罢了。可没打别的主意。”

    人们都笑了初步,一方面和欢乐。

    说了些闲话之后,吴氏领着慕婉春先告退。

    张氏也起身告退,朱氏却说道:“张氏,你且留下,我有些话要问你。”

    张氏应了音响是,军中迅速的闪过一针得意。

    他只是命身边的人头放了个风声,不久两日就传来到了朱氏的耳中。以朱氏的性格,如果认为这是以讹传讹的谣言,重大不会理会。现行既然特地留下团结询问,表明朱氏已经相信了。

    三口成绩龙,这话果然半线不假。

    朱氏也没绕弯子,干脆的问道:“元春和念春到底是为什么闹的争吵?”

    张氏一面隐忍和委屈:“儿媳已经仔细问过念春了,念春说,元春在他面前说了些不中听的话。儿媳对元春视若亲生,自问尽心尽力。可没想到,元春她......”

    说到这儿,已经红了眼圈。丰盛显示出了一下尽责却不把待见的继母的心酸和无奈。

    朱氏本来只信了八分,现行却信足了地地道道,脸色沉了下去。他没有再提元春,却又数落起了念春:“念春过了年也有十二了,不算小孩子了,怎么行事这般冲动。好在元春没有大碍,不然,罗家人闹上门来,咱们可怎么向罗家人交代?”

    张氏口中唯唯诺诺的应着,衷心却喜欢。

    婆媳多年,他对朱氏的性格很了解。越是心中不喜,就越不肯表露出来。这会儿避而不谈慕元春,确认是中心恼怒之极。

    慕元春没了母亲,若是再不得祖母的自尊心,后还有什么资本和他们母女较劲?

    ......

    今日夜间,朱氏将慕正善喊了去提。

    朱氏将白天听到的事说了出去,面色不愉的商谈:“长女和继母不和,人出恶言,又把妹妹推进水池里。这种事情要是传播了出来,咱们慕家之面还往哪里放?”

    颜面高于一切,这是任何世家望族行事的不二准则。哪怕是可有可无的细枝末节,只要一牵扯到颜面问题,立刻就成了大事。

    慕正善愧疚的投降认错:“妈不要生气,都是儿子的错。若是儿子多放几分心思在夫人儿女身上,也不会闹成今天这个地步。”

    朱氏在儿媳面前不愿多说,在儿子面前可就没了顾忌,闻言冷哼一响:“这怎么能怪你。元春自小就在罗家长大,和罗家人密切,和自家人反而疏远。和张氏有些摩擦也在所难免。这丫头看着聪明,当下却也做了蠢事。就算是对张氏不满,也不该在念春之前面嚷嚷出来。以念春之性格,推她落水都算是轻的。”

    话里话外,都透出了对慕元春之缺憾。

    虽是嫡出的长孙女,却从未承欢后代,下感情上来说,成本就不如其他两个曾孙来之亲近。再发生这样的作业,也难怪朱氏不喜了。

    慕正善下意识的为幼女求情:“元春这一年也确实受了些委屈,他身边的方妈妈告诉我,张氏虽没有克扣过用度,却暗中刁难。他一直忍了下去,当下大概是时代愤然才会口出恶言。还请母亲看在儿子的面目上,饶过了他这一回。日后儿子一定多管教约束她。”

    朱氏轻哼一响,没再说什么。

    不过,一旦心里对某人有了坏印象,想再扭转过来就很难了......

    a

    a

    全集小说,txt载入,全党免费阅读,请记住书悠网 www.lalunaire.net

可以利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副一章(→)
  • 上一章
  • 副一章
  • 目录
  • 安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字体样式
  • 雅黑
  • 宋体
  • 楷书
  • 恢复默认
          
        1.